2021
八月

25

1228

【圣经人物】|第六十一讲:流泪的先知——耶肋米亚(一)

先知,在很多的人观念里,以为是一个非常光鲜的职务,可以说预言,代天主说话,甚至可以在以色列人民中间执行管理的职责,因此,为很多人来讲,先知应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角色。不过如果你仔细阅读圣经,你便会发现,被天主所拣选的先知们,他们的生活并非如此,由于他们指责人们的罪恶,以及的当权者的不义,因此,他们经历了很多艰难困苦,甚至是遭人唾弃、耻笑和杀害。譬如:依撒意亚“三年之久,裸体赤足而行”(依20:3);厄则克耳被捆绑,难以行动,难以辗转反侧。(则4:8)

那说到耶肋米亚先知,就更是如此,他的一生可说是充滿痛苦、挣扎、哭泣、软弱、侮辱、误会、恐吓,甚至受体刑及监禁的悲惨一生。我们的标题称呼他“流泪的先知”,就是因为耶肋米亚先知的生活,充满了泪水。他为本国的人民流泪、哭泣。他的书籍,可以说是用眼泪写成的。《耶肋米亚先知书》几乎可说是先知耶肋米亚的自传。先知本人的性格、挣扎、哭泣、软弱、艰难、灰心、失望、抱怨、忠诚、忍耐、家庭、个人生活等,全都流露在耶肋米亚先知书的字里行间。下面就让我们通过阅读和查考《耶肋米亚先知书》,一起来了解这位“流泪的先知”。

一、耶利米的出身及其時代背景

耶肋米亚是公元前七世纪末犹大国的先知。他在犹大王默纳舍为王时(大约公元前645年),出生在耶路撒冷以北,约四公里的阿纳托特,属于本雅明支派境内。父亲名叫希耳克雅,是阿纳托特的司祭(耶1:1),叔叔名叫沙隆(耶 32:7)。他的家族是司祭的家族,列王纪上二章二十六节所记载的被撒罗满革职的大司祭厄贝雅塔尔,据圣经学者研究,说是先知的前辈。因此,耶肋米亚自幼便受到完备的宗教教育,过着严肃安静的乡村生活。因先知出生的地方,四周土地肥沃,故农产甚丰富:又有不少的土地可供养牲畜,是人居住与牧养牲畜的理想地点,故此该村庄至今犹存。这在他的著作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先知不时以热切留恋的心情提到他家乡的田园、牧场、山上的橄榄及平地上的无花果树。

耶肋米亚先知在约史雅王十三年,即公元前626年,蒙召为先知,自此之后,便毅然放弃了他这安静的田园生活,前往腐化败坏的首都耶京,执行他做先知的使命,自此开始了先知一生充满痛苦、侮辱、误会、恫吓,甚至受体刑及监禁的悲惨生活。

耶肋米亚从公元前六二六年至公元前五八七年(中国东周春秋时代)任先知,历经南国犹大的最后五任君王:约史雅、约阿哈次、约雅金、耶苛尼雅、及漆德克雅。先知一生经历了两个犹大的重要事件,一是犹大王约史雅在公元前622年的宗教改革,另一个是耶路撒冷和犹大国在公元前587年的被毁和人民的流亡(597和587BCE)。

当时近东各国,尤其是犹大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难,这些我们可在列下22-25章及编下34-36各章内查看事件的梗概记述。原来犹大国自公元前第九世纪以来,已隶属亚述帝国。到第七世纪中叶是亚述帝国极盛的时期,从尼罗河直到底格里斯河间的国家,都属亚述大帝国的版图,所有的民族,也全属亚述统治。及至巴比伦与玛待二国兴起,亚述帝国的势力就逐渐衰弱,终于在公元前612年,巴比伦和玛待两国联盟进攻亚述,攻陷了最巩固的尼尼微京都,从此亚述帝国就灭亡了。

当巴比伦与玛待联军进攻亚述时,埃及怕巴比伦来日的势力伸张到埃及,便出师北上,援助亚述;但当他路经培肋舍特的时候,犹大王约史雅却率大军阻止他北上,不幸约史雅竟战败,在默基多阵亡(公元前609年)。从此犹大国内分为两派:一派亲亚述,另一派亲埃及。

约史雅死后,埃及立约雅金为犹大王。但是数年以后,巴比伦击败埃及(公元前605年),因此犹大和附近各小国,也都向巴比伦王称臣纳贡。不久以后,犹大王约雅金叛变,巴比伦王拿步高遂亲率大军,包围耶路撒冷,逼迫犹大新王耶苛尼雅投降,拿步高王遂把耶苛尼雅和所有的公卿和技工人员掳往巴比伦(公元前597年)。以后拿步高王立漆德克雅为犹大王,这是达味王朝犹大国最后的君王。他因受国内亲埃及派的唆使,与邻邦联结,反抗巴比伦王,因而巴比伦王又率领大军来攻陷了耶京,将圣京圣殿付之一炬,将国中所有王亲国戚,以及显宦达官悉数掳往巴比伦,只留下乡间穷苦的农民,南国犹大遂亡,时在公元前587年。

耶肋米亚先知,得到巴比伦人的许可,能同穷苦的人留在乡下,但不久以后,巴比伦王委派统治犹大的总督革达里雅被杀,那些残存的犹太人因怕巴比伦人来报仇,便逃往埃及,也强迫先知逃亡。先知到了那里,仍不断责斥不信赖上主,不听信先知种种劝戒的犹太人。但在埃及不久,这位爱主爱民的大先知,就死在埃及。

二、耶肋米亚先知的时代使命

耶肋米亚先知历经犹大五代君王,从约史雅开始,一直到犹大的最后一位君王漆德克雅。这期间可说是国与国之间纷争不断,到处充满危机、充满混乱。耶肋米亚就是在这样一个的时代被天主召叫,开始自己的先知使命的。

天主召叫他的目的很明确,在《耶肋米亚先知书》一章九节说“上主伸出手来,触摸我的口,对我说;「看,我将我的话放在你口中;看,我今天委派你对万民和列国,执行拔除、破坏、毁灭、推翻、建设和栽培的任务。」”的确,耶肋米亚终生反对拜邪神和不正义,他看见犹大所行的一切,丝毫不客气地加以指责。他内心最希望的是百姓能够悔改,如果百姓悔改,天主就不会降下所说的灾(耶 4:1、7:3、25:5、36:3)。

可是,早在默纳舍为犹大王时,就引导百姓崇拜邪神,将偶像立在圣殿内,亵渎了圣殿;甚至焚烧自己的儿子当作祭品献于邪神(列下21:1-18)。他死后,他的儿子约史雅,虽力行宗教改革(列下22-23章),但未能达到他所预期的目的,百姓并没有从内心悔改。所以约史雅王死后不久,百姓仍旧崇拜邪神,对真天主「雅威」的崇拜,在圣殿内所行敬礼只是形式,而毫无真心诚意,且以圣殿当作自己的「护身符」。由于这种虚伪的混合宗教生活,道德的败坏可想而知。然而当时的司祭们却毫不关心,而且有许多假先知粉饰太平,不停地给百姓宣讲「天下太平无事」;结果造成了犹大国破家亡的大悲剧。

耶肋米亚先知就在上述的逆境中,为挽救自己的同胞,不断地,一方面以善言劝勉安抚,另一方面也以严辞责斥恐吓,且多次以恐吓性的象征行为,来加以警告(耶13,14,27,28等章),直到天主禁止他时,他常为百姓祈祷(14:11)。总之,先知一生牺牲了他一己的幸福,终身不娶,只为拯救人民,卫护宗教,直至最后以身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