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人的故事】我欠天主很多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修道人的故事】我欠天主很多

亲爱的听众,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依然请周戎神父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我们记得上一次他告诉我们,他大致上是怎么样晋铎的,他是成人圣召。那么今天在节目当中呢他和我们要谈到的是他和天主怎么样在一起,让我们一起和这位神父来谈一谈他自己和天主相遇,相信对你一定会有一些启发的。

Q:周神父我想请教一下,就是您是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一月十号晋铎的,可以谈一下您那天的心情吗?因为您那天实在是有点忙!
A:那一天是喜不自胜,从来都没有被喜乐充满过,我们相信每个晋铎的人都这样,整个人都是喜乐,跟任何人都打招呼,这个非常的喜乐,饭都可以不用吃,也不会饿,那时那个时候,我现在饿肚子要快点吃饭,要不然胃会出问题,要定时定量,不然很容易胃出问题,会影响健康,那样会影响做服务。
所以那一天我觉的是,都会有这个经验,就是喜不自胜,被喜乐充满,天主给你的一个很大的降福,还有祝圣,一个新的使命就好像耶稣基督在约旦河受洗一样,被新的使命的任派,那天开始就接受了一个新的使命,就会有使命感,以及其他人的祝贺,那天是非常的高兴,就是能为更多的人服务。
Q:那神父能不能跟我谈一下,我知道就是小修生就会按部就班的去念书,那成人圣召在陶成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A:成人圣召其实是属于大修院的圣召,台湾的大修院是,第一年是灵修年,知道灵修是干什么的,多增加一些灵修的程度和圣召的辨别,如果是刚进去,适合这个祈祷生活,圣召生活,也反省过,也祈祷过,当中就会有人觉得这个圣召不是他的,他就会去找寻他的另一条路,这很好,可以马上出去,而不是说是哲学两年,神学三年,念完之后,在加灵修一年,六年的时间,然后在毕业的时候,说这好像不是我的圣召,这真的是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浪费我们教会的资源,所以说灵修年是第一年的重点在这里,做一下灵修的生活,可不可以,适不适合。
完了之后就会发现,这件事情不是很适合,适应不来。
修会里面也会看你适不适合,因为我们都有神师,所有的眼睛,所有神父的眼睛,都在监督着和看你适不适合。
因为这个圣召不是你自己,要有一个心灵上刻苦,因为在外面做的很多事,你不能做,如果欲望很多的话,你去外面就好了。
之所以走这条路,就是说你行不行,你能不能刻苦,能不能有一个很大的一个奉献,奉献精神有没有。
你需要的很多东西修院里没有,而要到外面去得到满足,那就是你不适合。
那为什么说你老是想要那些东西,那你不要进来就好了,就直接说去外面工作,去外面结婚,去外面交女朋友。
世俗的生活,到处都可以满足你。
然而修道的生活就不同,就剩下你跟天主,去建立一个心灵上的契合。
包括从小到大的很多难关,很多死亡的经验都发生过,这些都是天主在帮助我的。
所以说让我知道我欠天主太多了,这辈子都还不清完了,那我就用一辈子来还天主就好了,天主你就接纳我吧。
天主本就召叫我了,我就回报,感恩,已经想说你都救我好几条命了,那我这一条命都是天主给的,当然这之后我就死心塌地的对天主忠诚,做好我该做的事情,就是跟随他,为更多的人服务。
Q:神父你刚刚提到你欠天主很多,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你欠天主么?
A:我从小就是欠命,欠东西还好还,欠生命怎么换?我小时候很皮,就是有在小盒子里被密闭的经验,那时三岁。
小时候就会被妈妈送到幼稚园,待妈妈走了之后,我想跑回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一边哭一边走,因为我是偷跑出幼稚园,就走到一个很高的地方,一不小心就踩空,就从上面掉下来,当我掉下去的时候,就感觉飘飘然的,眼睛张开的时候,抬起头来,就从上面掉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扶着我的样子,我是边哭边踩空,也没有什么事情,这是第一个经验,之后我是怎么回去的,我也不知道了,天使在保佑我。
再一个就是我密闭的经验,还是在幼稚园的时候,在夏天很热,看到很多人在河边,是哥哥带我去的,就不要怪我哥哥了,看到很多人在游泳,很热就很想去游泳,我想我哥哥会不会游泳啊?
看到哥哥做姿势,手合起来,跳下去,我想我也会啊,就做姿势啊!
怎么游啊?
我不会游泳啊,已经跳下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的脚就碰到河床的时候,我就往上蹬,就是自然反应,一会就有下去了,这样浮浮沉沉,当时就有一个很奇怪的水流,应该是天主保佑了,把我带到那个浅河床上,当时我就看到有人来救我,看到我站起来,就没有来救我,所以说这也是个天主在保佑了。
之后呢,有一次,就是骑摩托车,稍微大一点,考完大学,就想出来轻松一下,以前我会骑摩托车,骑越野车,那种飞的感觉很不错啊!
考完试,就像轻松一下,就跟弟弟借的摩托车,但是被撞烂了,就是骑太快了。
那时就有个地方没有盖建筑物,就很空旷,也有人在那边玩车,有一个很长四层楼的阶梯,以前我就上去过下来过,没有问题。
那天就是心血来潮,也考完试了。
一上去的时候,我就发觉不对劲了,很奇怪,为什么刹不住,前面锁死了,后面也锁死了,为什么还在动?
才反应过来,因为刚刚下雨,楼梯是湿的,完了,刹不住了。
就有个声音冲我的脑袋,就是手不要放。
那时是小阶梯下去会有个大阶梯,碰到大阶梯会弹起来,越弹越高,告诉我说手不能放,还是不能放,真的很高,一放手真的是车毁人亡了,我也吓一跳,有一对夫妇,妇女还是孕妇,准备要上来的时候,看到我这个样子,我们都吓了一跳,两三秒钟,略微凝视一下,我也叫不出来,她也叫不出来,她就赶紧闪开来了,真的好险,要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安全着地,之后又冒出了一句话跟我说:
“不要在试探天主了”。
我就很奇怪是谁在跟我讲话?
“手不要放和不要在试探天主了”。
从那次我就知道有天使在保护我!
之后我骑车都很安分,我就在再也不去飞车啊,骑摩托的时候尽量放慢,因为都是我去撞人的了,我就知道天主是在保佑我,当然还有一次也是出车祸了,之后都是天主在保佑我,所以说我还是感谢天主。
从小到大,多少次要死没死的经验告诉我天主在保护我,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保护我,直到我刚才说出那一段,才知道我是天主召叫的人,受天主保护的人,我自己到后面才知道,我的家里面最健康最壮的就是我,其他的我的哥哥出车祸,我的弟弟也被车撞过,还有我的师弟也是从高的地方摔下去骨折,他们摔了撞了都有事,而我摔了撞了淹了都没事,就是告诉我说我是被天主召叫的人,有一个特别的守护神在保佑着我。
所以说我的圣召,我就会舍弃一切来跟随耶稣基督,跟随天主,为天主做事情,我的命是天主的,还也还不清,我是被天主召叫的,和天主有一层很深厚的关系。
Q:成为司铎之后,您也非常的特别在台北教区,因为您办了好几场大型的活动,主教就跟我说:“要是我自己我都不敢这样做”。请问神父您哪里来的胆子来办理那么多的活动?
A:这其实不是胆子,其实我觉得天主给我恩宠,我能做我就尽量做,不只是普世的现象,修会也一样,教区也一样,圣召非常缺,可是我可以感受到主教的心愿,天主教非常的传统,比较保守,常常跟基督教比较,我们比较不能动,主教很愿意动,也很愿意支持我,那我就义不容辞,帮他做这些事情,那只夸奖了,其实我只是尽我的本分而已,我来去推动,和做这些事情,我能做就去做,就是说越多人得救就越好。我总是想着这句话:“末世快到了,收割庄稼就去收割吧”,就像一个收割的天使一样,到底有多少人得救,我不知道,我只是尽我的本分去做,没有说是什么胆量不胆量,因为我是比较新,年岁最小的神父,我愿意被主教祝圣的,我愿意去动去做,我们都知道现在年长的神父比较多,自己比较年浅,年轻力壮的。我们不动教区怎么动呢?我不动那还等谁动呢?我常常会这么想。
Q:十个月的司铎生活您觉得最开心的是什么?
A:最开心的是自己能够服务更多的人,我就会非常的高兴,虽然说我还不是本堂,他们对我都非常的信任,主教的信任,让我能做代理本堂,管理教堂和堂口的一些事情,趁着现在年轻,就多做一些。
Q
亲爱的朋友,你想了解神父的圣召历程和他的故事分享吗?请您收听音频,继续了解详细内容。谢谢大家。
(Visited 24 times, 1 visits today)
真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