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九月

14

1406

【见证】|在天主的爱中摆脱仇恨的捆绑——冯秀英姊妹的故事

我们今天的故事主人公冯秀英姊妹,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送人。直到她八岁的时候,养父母告诉了她被抱养的实情。一直懂事的她感恩养父母对自己视如己出的呵护和关爱,但在内心深处,她也对亲生父母产生了深深的怨恨。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怨恨不断的膨胀,紧紧的捆绑着她,让她感到窒息。就在这个时候,因着婚姻,她认识了天主,她的生命慢慢的开始发生了改变。在她身上有着怎样的信仰经历?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冯秀英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

冯秀英:你好,我叫冯秀英,来自山东,今年34岁。我是24岁的时候领洗成为基督徒的,28岁的时候开始做教会的全职服务工作,一直到现在。

木兰:那您还是个新教友呢,您是怎么接触到天主教的呢?

冯秀英:是啊,我还算个新教友。我是因为我爱人接触到的天主教,我爱人家是教友家庭。和我爱人结婚之后,我婆婆一直在努力的带领我这个外教媳妇去认识天主。所以是因着婚姻,让我成为一名基督徒。不过在我没结婚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耶稣,对天主教一点认识都没有。

木兰:对于曾经对天主教一点认识都没有的您,是因为什么选择领洗的呢?

冯秀英:说实话,一开始不是被这个信仰打动的。我婆婆为了让我接受信仰挺努力的,我也没有感觉这个信仰怎么样,后来领洗也只是想着有同一个信仰可能让家庭更和睦。还有一点就是,我婆婆人挺好的,所以也是冲着她才领洗的。

木兰:原来这样,那您领洗之后怎么样?

冯秀英:领洗之后,我也就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跟之前不信教的时候是一样的。我记得我第一次去教堂的时候,看到十字架上钉着一个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看到就感觉瘆得慌。虽然接触信仰多了,但还是不知道天主到底存不存在,也是稀里糊涂领了洗吧。所以我在24岁到28岁,这四年的时间,我一直就是挂名基督徒,对信仰也没什么感觉。

木兰:那您的信仰是怎么发生转变的呢?

冯秀英:是我28岁那年,参加了一个门徒培训班,在培训当中,我经历了与天主相遇,原来天主是真的存在的,祂是活着的主,就在我们身边。我的生命就在那个培训班里重生了。

木兰:您刚才也说了,领洗之后也就是个挂名基督徒,对信仰也没什么认识,很好奇,您怎么会去参加这个门徒培训呢?

冯秀英:这个很奇妙的,也是天主对我的呼召吧。那个时候我们教区的教友参加学习班很火热,我们村子里也有很多人参加了,参加完热情很高,就去邀请我也去参加一下。说实话,我对他们的邀请是很反感的,很讨厌。一方面可能是我的信仰程度还没有那么高,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在邀请我去的时候,我的双胞胎女儿才三岁。那个学习要十天,我不可能放下她们去学习。我那时候感觉,没有任何一个母亲可以舍下自己年幼的孩子,去参加什么学习。但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在我拒绝和反对的背后,我的内心也是深深的渴望去参加。因为那时候我的生命一直是在一种痛苦的状态中,内心中满是仇恨。看到那些参加培训的人都很喜乐,所以我也挺想去参加的。

木兰:感觉您当时也是挺矛盾的,那是什么让你最终选择去参加了那个学习呢?

冯秀英:确实有点矛盾,那时候的我有渴望,但又不想去。按说我最大的牵绊就是两个孩子,但我公公婆婆和老公都很支持我去学习,只要我去,孩子不用担心,他们会照顾好的。可我还是一直拒绝去。直到有一天,我去别人家串门,人家说她下午就要去那个学习班报道。当时就说了这个,也没说别的,我心中一下子就有个感动,脱口而出:下午我跟你们一块去。我串门回去之后把孩子放下,就跟我婆婆说我要去学习,我婆婆听到之后很吃惊,也很开心。就开始帮我准备东西,下午我就跟着去学习了。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就想去了,现在回想,那应该是天主圣神给的一个推动吧。另外,我那时候确实在一个情绪低落的状态中,怎么说呢?现在看的话,我那时候的生命处在很黑暗和混沌的状态。心中被仇恨紧紧的捆绑着,感觉要窒息了。所以我心底是很挣扎的,想要摆脱这种捆绑,有想去的渴望,天主圣神看到了我这种渴望,也知道我很需要,就推了我一把。

木兰:这种痛苦和仇恨来自哪里呢?

冯秀英:说起这个仇恨,要从我小时候说起。我出生之后就被亲生父母送给了别人。因为他们已经有女儿了,一直想要个儿子,所以,当我亲生母亲在怀我的时候就决定,如果是个女孩子就送人。在我八岁的时候我知道了自己是被抱养的,但那个时候我很感恩,我的养父母对我很好。我当时也很懂事,常常告诉自己要原谅我的亲生父母,他们也不容易,也有自己的苦衷。但说实话,在我八岁知道自己是被亲生父母送人的时候,这个被遗弃的事实,深深的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仇恨就莫名其妙的留在了心底。随着我不断的长大,也遇到了很多事情,有不好的经历的时候,这种仇恨就在心里膨胀一些。我也会努力的去克制这种仇恨,但我没有力量,我无法原谅,最后只能任由这种仇恨增长。后来这种仇恨就一直捆绑着我,有时候这种仇恨会让我有窒息的感觉。这导致我不容易相信别人,感觉别人给我的爱都是虚伪的。我被这种仇恨捆绑着,让我的生命不自由,一直生活在痛苦当中。但天主看到了我,祂召叫了我,把我从痛苦的深渊拯救出来。我真的很感恩,感恩天主对我的爱,也感恩去参加那次培训。

木兰:感觉得到您内心那种被拯救的渴望很强烈,那次培训给您生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可以分享一下吗?

冯秀英:感谢天主,我参加那次培训,一开始讲的都是很初级的一些东西。虽然我对信仰的认识不深,但老师们讲的我都能接受。特别感恩的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一个神恩医治。那天神恩医治大家在唱歌的时候,我就开始哭,不是那种啜泣,是放肆的哭,哭的撕心裂肺。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很委屈。我在哭神的不公平,哭我亲生父母的狠心。我感觉,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就是亲生父母了吧,可他们怎么能忍心抛弃我呢?如果我的亲生父母都可以这么待我的话,那世界上谁会真正的对我好呢?谁又会真正的爱我呢?谁又值得我去信赖呢?这是埋藏在我心底的抱怨,是我不信任别人的源头。我想要把我心中所有的不满和抱怨都哭出来,所以就一直哭。哭着哭着,老师开始给我做覆手祈祷。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感动。在模糊中我意识到,我有一个母亲,她爱我超越我的亲生母亲,那就是圣母妈妈;我有一个父亲,祂爱我超越我的亲生父亲,那就是天父。很奇妙,我第一次在心里真正经历那么真实的天主,祂是活着的爱我的天主。我继续哭,我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哭出来的声音就好像是我八岁的时候的声音。我在八岁的时候心灵受到了伤害,天主要医治我受伤的心。

木兰:天主最了解我们的需要,所以知道您的内心深深的渴望被治愈,那后来呢?

冯秀英:后来我哭累了,我意识到我是躺在地上哭的,清醒一些之后就感觉很丢人,想立马起来,但我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就像没有筋骨的人一样。慢慢的缓过劲来之后,就感到特别的轻松,内心得到了释放,感觉很舒服。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一种满足感,让我不再去渴求人的爱了。有一种温暖,也有一种火热。我经历了又真又活的天主,是祂医治了我,释放了我的生命,让我开始变得自由。我的生命从那天开始就越来越活泼,越来越丰富。也是在那天,我的心里种下了一份更深的渴望。

木兰:您说的被治愈后有了更深的一份渴望,这个渴望是什么呢?

冯秀英:是的,当我被治愈后内心深处有了一个更深的渴望。就是莫名其妙的有一种火热,想要更多的去认识天主,跟祂建立更深的关系。我想去参加另外一个学习班,我当时参加的那个是门徒培训,一年四期,一期十天,一共十二期,三年学完。我后来想去参加的那个学习班是连续九个月,每个月只有三天假期。当时我感觉这是天主对我的呼召,当时我是很渴望,可也很难接受。

木兰:为什么说渴望而又难以接受呢?

冯秀英:虽说我心里很感恩,也有火热和渴望,可我还得面对现实。我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她们那么小,离开十天还可以,但我要参加那个培训,连续九个月,每个月只能回来照顾她们三天。说实话,我感觉我做不到。既渴望接近天主,但孩子这边我又真的放不下,这两股力量在我心里拉扯,很难受。

木兰:那你怎么做的呢?

冯秀英:在这个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一直到现在都支持着我。这个梦是这样的,天主在梦里显示给我,让我看到一本圣经,一个十字架和一件白衣。同时天主跟我说:“你要奉献馨香”。当时我只是门徒班初级学员,醒了之后很纳闷,这个奉献馨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就去问老师,老师让我去看《肋未纪》,里面有“献给天主的馨香之祭”。我知道这是天主在告诉我,祂会护着我,让我放心的献上自己的馨香。所以我就做了这个重要的决定,去参加那个九个月的学习。那段时间很感谢我的家人,我公公婆婆还有我老公,他们很支持我,也把孩子照顾的很好。就是我每个月回家那三天有点难受,每次都是哭着走的,舍不得孩子,孩子也舍不得我。正常人是没办法理解的,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我不是不爱孩子,我也很想时刻陪着她们,但我内心的那种推动如果不去做,我会更受折磨。后来这九个月的学习结束之后,我就在那个培训中心开始全职服务。

木兰:全职服务需要你牺牲更多,做这个选择会不会让您再次挣扎难以选择呢?

冯秀英:当时做全职服务这个决定的时候就没那么难了。为什么这么说呢?真的很戏剧性,我一开始参加这个九个月的培训的时候,那个培训地点是距离我家几百公里的地方。在我们培训进行到第六个月的时候,很奇妙,我们的培育中心换地点了,就换到了我们村子。在培训到八个月的时候,中心的领袖就问我,学习完之后有没有打算服务教会。我经过祈祷之后,就回应了这条服侍路,我愿意将自己被拯救的生命为主所用。因为培训中心搬到了我们村子,我就没有要离开家的顾虑。每天就跟上班一样,早上去中心,晚上回家。很感恩,这是天主对我特别的召叫和恩赐。

木兰:太不可思议了,培育中心竟然就搬到了您的村子,感觉是天主对您特别的安排,那开始全职服务了,家里人是什么态度呢?

冯秀英:我公公婆婆和老公都是虔诚的老教友,从我参加培训就是他们鼓励我去的,学习期间他们付出也很多,后来对我的服务工作也很支持,我很感恩。尤其是我婆婆,我觉得我婆婆是一个很明智的人,也很有智慧。我在没参加培训之前,家里被我搞得鸡犬不宁,跟婆婆关系也不好,经常跟我婆婆闹脾气,有时候会把她气哭。但她没有把我往外推,一直努力的影响我,让我去参加学习。我学习之后,家里和谐了很多,温暖了很多,有爱了很多。看着我的改变,家里非常支持我的服务工作。

木兰:很感恩天主给您安排这样虔诚有爱的家庭,还有耐心的婆婆,让您慢慢的被治愈,最终走向服务的道路,与天主建立更深的关系。

冯秀英:是啊,所以说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天主。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没有领洗没有真正认识天主会怎么样,我可能不会得到治愈。如果我没有被治愈,一直生活在那种仇恨的苦毒当中,很难想象那种状态,很可怕。所以说,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木兰:有天主的特别祝福,加上有这样支持您的家人,对您的服务工作来说会更有动力,那您在培训中心服务的内容是什么呢?

冯秀英:我是第一批参加那个九个月培训的,所以毕业之后就带第二届,后来也带了第三届。我带了两届的班之后,觉得自己还年轻,需要继续成长,提升自己,更好的为天主服务。所以我就停下来一年,参加了一年的传教班。传教班接近尾声的时候,中心的领导再一次找到我,想让我在中心负责教务工作。所以现在我就主要负责安排一些学习计划,联系咱教会的老师来讲课。

木兰:没有了离家的顾虑,工作看起来也得心应手,那您在服务期间有什么挑战吗?

冯秀英:从学习到服务有六七年的时间了,这期间肯定会有很多的诱惑和挑战。疫情严重的时候,我们中心关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很难熬,三十几岁正当年,没有事情做,赋闲在家。我就开始盘算去学个手艺,做点小买卖,为家里做点贡献。所以那时候就不想服务了,我真的是这么决定的。但真的当我要去放弃服务的时候,我发现我内在的那种对天主的渴望还是深深的吸引着我。所以我没有放弃,等到今年五月我们中心又开始培训的时候,我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服务岗位。其实面对服侍天主,会遇到很多的诱惑和挑战,但天主的爱始终紧紧的吸引着我,搀拉着我。不是我选择了天主,是天主选择了我。如果按人性来说,我早就放弃了,可现在我还在这条路上继续走着,这完全是天主的恩宠。另外一方面的挑战就是来自我的养父母,他们没有信仰。我一开始去参加教会学习的时候他们就很不理解,后来我还在教会服务,他们就更加反对了。之后,我每一次回娘家都心惊胆战,很害怕提起信仰的事,因为只要说起来,我父母还有哥哥嫂子就会轮番批斗我。但这两年好很多了,通过我的改变和为他们祈祷,我养父母好像认可了,当我再跟他们说起信仰的时候,他们可以接受了,也不会反对我了。虽然他们现在还没领洗,但我想也是时间问题了。因为最近当我跟他们说让他们去领洗的时候,他们有点意愿了。毕竟让他们一下子改变自己几十年的思想意识和习惯也没那么容易,他们需要时间,我会继续为他们祈祷的。

木兰:除了这些,那您还有没有其他给您带来的挑战呢?

冯秀英:在我刚开始带班的时候,来自服务对象的挑战很多。我毕业不就开始服务第二届那个学习班了吗,后来又服侍了第三届。那个学习班里都是18-35岁的青年。我们知道,这个年龄段的青年人很自我,很有个性,他们在社会上面临的诱惑也很多。所以说带那两届班级的时候,真的很有挑战。他们很多都不是自愿来的,很多都是父母管不了了,想让他们来这里改变的。所以有的是被父母逼着来的,有的是跟父母交换条件来的。所以当他们接受培育的时候,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也不听安排。早上起不来,上课玩手机,也会有一些不良嗜好。带他们的时候真的很吃力。我真心对他们,爱他们,但他们好像感受不到,也不理睬。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也不愿意接纳我对他们的付出。那时候我感觉束手无策,也好无力。有时候会让我感到绝望。这个时候我就会去祈祷,问天主,我该怎么去带他们?有一次祈祷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天主与我同在,心里就有一句话:我的天主和我在一起,我无所畏惧。祈祷过后,我还是没有很好的方式让他们配合我,但我可以用祈祷来让自己更有力量和耐心。所以我还是为他们祈祷,也一如既往的默默关注他们。其实这期间他们也很痛苦,能坚持下来九个月的,都是内心渴望自己改变的。培训结束之后,他们每个人都有改变和成长。当我回头去看的时候,那个我最有挑战的时期,我真的很感谢那些学员。借着他们,我再一次的整合自己。我一次次的破碎自己,重塑自己的生命,把自己的个性上棱角磨平。不断的磨练自己,让自己更有耐心和爱心,更加的谦卑顺服。这是天主对我的生命计划,这些学员也是我的恩人。

木兰:这是很不容易的一段经历,您也说到了这些给您带来挑战的学员到最后都有改变和成长,那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得到改变的学员呢?

冯秀英:我带的那两届学员确实都有改变和成长,有几个兄弟姐妹还加入了我们的服侍团队,我分享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小弟兄。那位弟兄来我们培训中心的时候戴着发带,耳朵上戴着耳钉,长发飘飘,一副追风少年的样子。他刚开始也是很不情愿的参加学习,但他还是坚持了九个月,在培训期间我就看到他一点点的改变。大概培训到第三个月的时候,他把耳钉摘掉了,从那以后慢慢的,他不戴发带了;再后来他把长头发也剪成了干净清爽的短发。九个月培训结束之后,他愿意留在中心服务。他比较喜欢音乐,中心特别在架子鼓方面培育他。现在他在我们中心的赞美团做鼓手,服务到现在已经三年多快四年了。其实在带班的过程当中,让我意识到自己的有限和软弱。我没有任何能力,只是天主的工具。天主借着我在工作,改变那些兄弟姐妹,帮助他们成长,给他们恩宠。我相信每一个来参加学习的兄弟姐妹学习之后,信仰都有了好的转变,根基更扎实了。我也相信,他们无论是走服侍的道路还是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都会充满恩宠和力量。

木兰:这些兄弟姐妹的改变也会给您带来很大的鼓励吧?

冯秀英:是啊,看着他们改变,让我越来越认识到天主的伟大。但是也有一些青年没有坚持下去中途放弃的,对这些青年我们还是会继续为他们祈祷,相信天主会改变他们,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木兰:天主对每个人的计划都不是不一样的,回头去看您行走在天主计划内的这几年,您有什么感触?

冯秀英:当我顺着你的这些问题去重新回看我的经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生命不是自己可做主的,也不在自己的计划当中。24岁以前的我还没有听说过耶稣,不知道天主教。我怎么就领了洗?怎么信了天主?又怎么开服侍到道路一直到现在?这是我之前肯定想不到的,也不在我的人生计划当中。我很感恩天主对我的带领,祂对我的计划都是最适合我的。

木兰:只要我们顺服在天主内,就会体验到祂对我们的计划就是体会祂满满的爱和恩宠。那您觉得您这几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冯秀英:这几年最大的收获,第一是我有了一个自由而且丰盛的生命,活的更加平安喜乐了;第二是我懂了很多道理,有了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也认识到我信仰的天主,祂的仁慈和爱,还有祂的全能。祂让我的的人生有了追求,让我知道自己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就是跟随主耶稣。

木兰:您收获的是很大的福分,那您打算这样全职服务多久呢?有计划吗?

冯秀英:关于我的服务我没有任何打算,我也不知道能服侍多久,因为我不知道天主要用我多久。有时候跟一些叔叔阿姨聊天,他们很羡慕我这么年轻就认识天主并愿意跟随服侍祂。我也很感谢天主让我这么年轻就能服侍祂,所以趁着自己年轻,就多服务。有时候软弱想放弃的时候,我心里就问自己:我能离开天主吗?离开了祂我会怎么样?我心里回复自己的问题的时候就发现,不是天主离不开我,是我根本就离不开天主。那就随天主的带领吧,祂要一直用我,我就一直服侍下去。

木兰:很感动的经历,再次谢谢您愿意分享您的信仰故事,相信看到您分享的人都会受到触动,为您的服务祈祷,天主祝福!

冯秀英:谢谢你的祈祷,天主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