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七月

27

16381

【见证】|一位眼科医生在上海佘山与主相遇的故事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孟菊凤姊妹,出生在一个教外人家庭。从小到大,孟菊凤姊妹的生活经历了很多坎坷。在她最不顺利的时候,有人把福音带进了她的生活。但过于理性的她并没有真正的接受,直到有一天她在佘山中山圣母堂一次奇妙的经历,让她开始对信仰有了真正的认识。这是一次怎样奇妙的经历呢?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孟菊凤姊妹的故事……

木兰:您好,感谢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孟菊凤:好的,我叫孟菊凤,圣名小德兰,来自上海。我是1957年生人,以前是上海同仁医院的一个眼科大夫,现在已经退休了。我是在2002年五月份的时候在佘山与主相遇的,认识天主之后我就开始慕道,2003年的时候我正式领洗成为一名基督徒。

木兰:那可以分享一下您是在怎么样接触信仰的吗?

孟菊凤:好的,这要从我小时候说起。我觉得我的生活还是比较坎坷的,我三岁的时候得了面部神经瘫痪,造成了歪嘴巴。而且我家里就是有一些性别歧视,我有个大我五岁的姐姐,家里人都希望下面生个儿子,谁知道我妈生了我之后发现还是个女儿,家里人就很不开心。所以我一直感觉自己被歧视,性格上就有些自闭,也有点自卑。后来我结婚生子,生了孩子之后两年就离婚了,我们的婚姻也只维持了三年。再后来我的身体查出了问题,我就感觉自己也是蛮坎坷的,性格就有点封闭。我离婚之后就有人给我传福音,是基督教的姊妹。我也跟着她去了两次教堂,后来就不想去了。到我身体出问题之后,这位姊妹又让我信耶稣,说信耶稣就能医治我。我就又开始去那个基督教堂。传福音的都会说耶稣是爱,我觉得有爱挺好的,也是安慰,但理性上还是不接受的。比如说耶稣死而复活,我当时就没感觉。所以那个时候去教堂也是很被动的,那个姐妹催我就去,不催我就不去。一直这样,去的多了,我就说我信基督教了,但实际上我的生命根本没有改变。

木兰:这也是您认识耶稣的开始,那时什么时候接触到天主教的呢?

孟菊凤:一直这样到了2002年。我们上海有个天主教的“知识分子联谊会”,其中有个医疗组。那个医疗组里有个内科医生是我父亲的同事,他知道我是眼科医生,当时他们的小组里缺少眼科的,就想找我帮忙去做眼科咨询,时间是2002年的5月2日,地点是佘山。那天我刚好休息,就答应过去帮忙。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天主教。

木兰:后来是怎么开始想要去了解天主教的呢?

孟菊凤:那也是很神奇的一个经历。五月是圣母月,按说佘山朝圣的人会很多,往年这时候咨询的人也会很多。但奇怪的是那天去咨询的人很少,于是那个找我帮忙的内科医生就带我去参观教堂。我以前只来过一次佘山,就去天文台看了下,也不知道这里还有教堂。他带我参观教堂,走到那个中山堂的时候,我就感觉好像有一股电流射在了我的身上,当时我也没有太留意。后来我们又去参观了别的地方,参观完又回到了咨询的地方。回到咨询的地方之后一件事情发生了,我的右侧脸就开始抽动起来,而且是很强烈的,我还听到有“嚓嚓”的声音。虽然我那个时候还不是很明白,但我心里知道,是天主在医治我。

木兰:为什么会觉得是天主在医治您呢?医治哪方面呢?

孟菊凤:我前面不是说我三岁的时候得过面部神经瘫痪吗,导致我的嘴是歪的。小时候还好,长大之后就有点受不了,女孩子嘛都爱美。所以1985年的时候,我去做了一个面部矫正手术,那个手术叫“筋膜悬吊术”。就是用腿上的扩筋膜作为一个拉扯,牵制过来歪的部分。手术完成后,静态的时候脸部是比较正常了,但是动态的时候还是原来的样子。也留下一个后遗症,就是我不能张很大的嘴巴。那天天主开始医治我之后,我感觉拉扯我嘴巴的筋膜被软化了,说话和笑基本上正常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发生的变化之后,我就哭了,而且是痛哭流涕。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后来知道了,我被天主的爱触碰了。我一般是哭不出来的,生活上再大的创伤,受再大的伤害,我也只是心里难过,想哭也哭不出来。但天主的爱触碰到了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我那天哭了很久,流了很多的泪,感觉要把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哭出来。哭完之后我就莫名其妙的感觉特别的喜乐。旁边的人很奇怪我的表现,问我怎么了。我跟他们说,天主医治了我。其实我当时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说。

木兰:是很奇妙的经历,被医治了身体的同时,心灵也被医治了,那后来呢?

孟菊凤:当时我的心情特别的愉快,也很感恩,心里就有一个感动,要去感谢天主。于是我就跑到教堂里,教堂进门有个耶稣像,我就在耶稣像前面祈祷。那是我第一次真真实实的从内心去感恩,以前在基督教堂祈祷的时候没有过这种真切的感受。那次之后我也不用理性去寻找天主存在的证据了,天主就这样非常真实的爱了我,超越我的理性。以前我之所以没有很深的感受,不是那个教会不好,是我太骄傲了。我想通过我自己的探索,去证明天主,对于我不能理解的部分我就不接受。那次之后,我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开始虔诚的祈祷,承认我需要天主,承认自己的有限和软弱。5月初的上海其实还不是很热,但我从头到脚都非常的热。后来我才知道,那应该是圣神的火在燃烧。后来我就开始在天主教慕道了,我参加慕道班一直到第二年的复活节,正式领洗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

木兰:   天主对每一个人的召叫都很特别,您与主相遇之后对您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

孟菊凤:认识天主之后,我的生命就被翻转了。我以前有一点忧郁症,比较焦虑,也有点自我封闭,别人都觉得我很难相处。通过这次与主相遇之后,我就变得非常的喜乐,非常亲近。当时就感觉,看什么都不一样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看到人更是觉得喜欢的不得了。我特别喜欢听圣歌,有时候那种喜乐的心情表达不出来的时候,我就唱圣歌,在单位也唱。刚开始的时候同事会议论我,觉得我脑子有病,也有人提醒我不要这样,不然被领导知道了不好。但我知道自己没病,我知道自己的喜乐出自哪里。其实这种喜乐是可以传染的,几个月后单位的同事对我的态度就不一样了。他们从之前觉得我有病,后来就开始羡慕我。谁不想真正的喜乐呢?他们就问我为什么每天都这么开心,我就跟他们说是因为信了耶稣。后来有病人心里有忧虑难受的时候,我同事都会让他们来找我开解,跟我聊聊天。我觉得天主当时给我一个恩典,当别人碰到什么难过的事,解不开的心结,来跟我聊聊就解开了。慢慢的他们就知道,我不是神经病,是信仰带给我真正的喜乐和智慧。我开始慕道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感动,我自己在信仰内获得了新生命,生活从阴暗到现在充满阳光。这都是因为遇到了主,只有主才能带我们找到生命真正的意义和幸福。我觉得我需要把这个信仰传递给别人,让我身边的人以及跟我接触过的人,都知道这个信仰,把耶稣的名字告诉他们。

木兰:后来您就开始传福音了吗?

孟菊凤:也会跟别人讲,但没有正式开始。虽然我刚开始慕道的时候就有传福音的这份感动,但是我心里有一份担忧。我是一个不怎么会说话的人,就是有点笨口结舌,说话还打结。工作以外,看到生人,说话就会紧张和发抖。可能是小时候的成长经历,让我遇到什么小事都会紧张,有时候事情还没发生,我就已经开始紧张了。所以我要福传的话,与人接触这方面,对我来说很有挑战。

木兰:那您的这个挑战以后克服了吗?

孟凤菊:慢慢克服了。当时我想要想克服我的这个局限,我就需要锻炼说话,特别是在公共场合。于是我在上慕道班的时候就开始操练自己。就是每次神父或者修女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只要回答问题,我就举手,不管回答的对还是错,我就开口讲。就是这样的锻炼自己说话,也在心里祈祷并渴望天主给我这样的能力,我想要会顺利的跟别人沟通,我想要传福音。平时碰到人我也会去跟他们讲耶稣。首先是从自己家里人下手,我先给我女儿传,我发现我在跟我女儿说的过程中,舌头就不打结了,而且越说越流利。天主满足了我的渴望,我可以去给别人传福音了。

木兰:天主看得到我们心中的渴望,您的渴望是做主合意的工具,天主一定会满足您的,那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福传的呢?

孟菊凤:我身体一直不是很好,2004年的时候我因为身体问题总是请假。那时候我就想,请假在家休息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去佘山,看自己能做点什么。佘山有招待所,我就去了佘山招待所疗养。正好那个时候有地方说我们佘山游客那多,教堂连个福传和接待都没有。我就去找神父说了这个事,神父看了之后跟我说,那我们先不说别人,从自己做起吧。神父弄了一些福传单张给我,我就拿着那些小册子到中山堂那里,开始给游客们发。很快那些福传单张就发完了,我觉得在那里福传很好传的。

木兰:您觉得在那里好传福音是因为福传单张好发吗?

孟菊凤:也不是,还因为会遇到一些增加自己信心的人和事。有一件事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碰到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他们刚满九个月的儿子来佘山玩。他们问我佘山这里可以不可以住,我说可以。我们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我说到了信耶稣,他们就问我怎么信,我就让他们先住下,之后会有修女接待他们,他们就住下了。很奇妙的是,他们九个月大的儿子很喜欢被我抱,我抱在怀里还很乖。他妈妈说,这个孩子在家的时候很不乖,也从来不让生人抱,但他很快就喜欢被我抱,还在我脸上亲了两下。哎呀,我当时真的好感动,有一个感觉,就是小耶稣亲我了。再后来那对夫妻就开始正式慕道了,同年的圣诞节,他们全家就领洗了。真的很感谢天主,那时候我就开始了在教会的正式的服务。

木兰:听您分享都能感受到那份喜乐,我想那个小孩子也是被您发自内心的喜乐和善良吸引,这些事想必会给您福传生活带去很多力量,那在您福传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挑战呢?

孟菊凤:刚开始的时候真的特别好,那些福传单页快发完的时候我就自己去复印,每次印两百张,我自己去发。后来我就找了三四个人跟我一起去,因为人很多的时候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时间久了就会出现很多的声音,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听说之后也开始说我。我们是一起信的教,都是因为信仰生命发生了改变。我觉得她应该会理解我,没想到她听信别人的说法,也认为我脑子可能有问题了,这让我很难过。更让我难过的是,有个神父对我们的福传有一些偏见,会经常说我们。那个神父跟我说,教友不能讲道,意思是不要我们这样去跟别人传。我们也没有讲道,因为我们也不会,我们只是发单页,也只是把我遇到天主之后我的改变告诉他们。我们也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到底孟菊凤和她的同伴们有没有问题呢?他们会怎么面对和处理这些问题呢?下期节目我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