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二月

12

0
真理电台

【主日证道】|乙年常年期第六主日——基督情怀

福音(耶稣洁淨了痳疯病人。)

恭读圣马尔谷福音 1:40-45

那时候,有一个痳疯病人,来到耶稣面前,跪下求耶稣,说:「你若愿意,就能洁淨我。」耶稣动了怜悯的心,就伸手抚摸他,向他说:「我愿意,你洁淨了吧!」痳疯病立刻消失,他就洁淨了。

然后,耶稣严厉警告他,立即催他走,并向他说:「当心!什麼也不可告诉人,但去叫司祭检验你,并奉献梅瑟所规定的献礼,向人证明你洁淨了。」

但那人一离去,便开始极力宣扬,把这事传扬开了,以致耶稣不能再公开进城,只好留在外边荒野;但众人却从各处来到他那里。

——基督的福音

 证道

教宗方济各提到教会,给了一个非常时代性的标记,那就是“战地医院”。教宗解释说:“这是教会的使命:教会治癒人、照顾人。我有时称教会是一间战地医院,这是真的:多 少人伤痕累累!多少人的伤口急需医治呀!这是 教会的使命:治癒心口的伤,敞开大门,解救 人,宣报天主是善,天主宽恕一切,天主是父 亲、是仁慈的,天主总是等着我们。”

记得在为难民服务的那一段时间,我第一次 接触教会在难民照顾上所投入的人力、心力和 财力,以及社会服务上的参与承担,这正是回 应了教会的社会责任。古时代、神权社会,一 切都以司祭为中心,圣殿扮演着诸多功能,是 医院、是社服机构,凡求治癒的,凡在苦难中 的,求身心灵和谐的、寧静的,皆在天主的圣 殿内。医学概念还没有成熟的年代,病和罪、 不洁和圣洁划分再清楚不过的年代,一切都归 于神的权下,对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那个世 代实为可笑的,但在那个世代,却是一个真正 属于社会性人道之所在。

“司祭”作为天主的仆人,他们作天主与人民间的中保,为人民赎罪取洁,代天主祝福人民(参阅户16-18:2)。司祭也教授人民天主的法律,指引人民奉行天主的旨意(参阅申17:18-13;21:5;33:10);司祭在圣所或圣殿服事上主,所以,常应是圣洁的,免使上主的圣名、圣所、圣物、圣祭,受到玷污和亵渎(参阅 拉2:1,2);信友是否是洁净的?这是多么的重要,否则一切圣洁的都将因而受到污染,特 别是属于天主的圣所。

痲疯病导致皮肤溃烂和衰弱性神经损伤,长期以来一直背负着负面的社会标签。在过去, 痲疯病患者受到家人、社区,甚至医务专业人员的回避、羞辱和漠。事实上,痲疯病患者在 历史上时常受到非常极端的歧视,痲疯病更是 被称为「死亡前的死亡」。几年前,到了希腊, 美丽的爱琴海及蔚蓝的天空,令我爱不释手!美丽中常隐藏着哀愁——爱琴海上被遗弃的 痲疯病孤岛,想想他们在那裡面对着蔚蓝的天 空,也像我一样感到爱不释手吗?

「隔离」(LOCKDOWN)一词,应该是2020 年,相信也会是2021年最具大家熟悉的名词。隔离病患,不再是宗教的作为,而是医学的规 定,其实更是集权的手段。当今世纪那一个人 不认识隔离(LOCKDOWN)?连不认识英文 的,也必知道这个可怕的英文单字。从居家到 封城,我们都有了这个经验,就更能明白耶穌 基督时代司祭对待痲疯病人的做法及理由,是 出自对死亡的恐惧。痲疯病在当时就好比今天 大家闻之丧胆的Covid-19, 所谓的不洁净,不 是个人的问题,而是会让所有洁净的都因这病 毒的传染而变得不洁净。更可怕的是,不单是 不洁净,而是死亡。Covid-19锁定了年老的、 身体防疫力弱的,许多地区任由得了疫情的病 患自生自灭,不浪费社会有限的医疗资源。什 么时候,这些人成为了可以被离弃,不只是隔 离,而是完全被放弃?当染上了Covid-19,就注 定了「死亡前的死亡」?

2020到2021年新冠疫情依然严峻,全球化的隔离下,影响每个人的心情,我们终于可以完 全理解,当时痲疯病患的处境。现在只要打个 喷嚏,都引来恐惧的眼神;若不戴口罩,就好 像痲疯病人一样,被拒绝、被驱逐、被定罪。如果以前司祭的做法,我们会认为有信仰的人 怎么可以如此不人道地对待他们,现在科技和医学如此发达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见,人在 无助时几乎失去理性,更不用谈爱德,隔离不再视为不人道的作为,在此时已经成为必要手 段,这是多么令人玩味的态度改变!这当中, 我们就可以明白基督的真爱,也就可以明白圣 德兰姆姆照顾垂死者的可爱,我说“可爱”,是因为在天主的爱中,没有什么不洁是不可能去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