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七月

10

478

【见证】| 母亲的离世唤醒了混迹街头的他——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

1231231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郭靖弟兄出生在一个三代基督徒的家庭,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都是虔诚的热心教友。但从小被逼迫进教堂的他却对信仰充满排斥,长大之后的郭靖更加逆反,不仅不承认自己是个教友,还会打架斗殴混迹街头,为了发财去找人算命,对算命先生深信不疑。这样悖逆的他却因为母亲过早离世突然悔悟。母亲的离世给他带来了怎样的震动?他的信仰旅程有着怎样的经历?

我们今天一起走进郭靖弟兄的信仰故事……

沐兰: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郭靖:好的可以,我也很荣幸能被天主抬举为祂作证。我叫郭靖,我的信仰是从小就有的,家里三代以上都是教友。

沐兰:郭靖这个名字还挺好记,也很有趣。

郭靖:哈哈,是的,每个男人都是武侠迷,我也不例外,这个名字是我自己后来起的,我很喜欢金庸,特别喜欢他的【射雕英雄传】,看了之后总觉得不能浪费这个姓,就给自己改名叫郭靖了。

沐兰:这也算是满足一下自己的武侠梦,您说家里三代以上都是教友,家里的信仰氛围应该很浓厚,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对您的信仰有什么影响呢?

郭靖:在我22岁之前没有什么正面的影响,在那之前我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基督徒的身份。

沐兰:为什么会这样呢?

郭靖:和大部分老教友家的孩子差不多,我小时候是比家里人逼着去教堂的,特别是长大一些之后,我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子,每个主日都要被我爸妈强拉去教。寒暑假还要去教堂的学习班学要理,朋友们都约好出去玩,只有我特殊。所以那时候觉得很丢人,但还没有反抗家长的力量和勇气。

沐兰:很多家长对信仰的认识也只知道念经参与弥撒,所以对孩子的信仰灌输也是这样,不知道怎么引导,又觉得孩子什么都不懂就用强制的方式,所以给孩子很压迫的感觉,也让您产生了反抗的想法,那后来您反抗了吗?

郭靖:到我上初中之后就越来越不受管制了,到了叛逆期,就觉得自己好像有本事离开家长的管束了,那时候我的反抗就开始了。

沐兰:您是怎么反抗的呢?

郭靖:就是爸妈和爷爷奶奶让我去教堂我敢说不去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几乎就不去教堂了。渐渐的我爸妈发现已经强迫不了我了,也就妥协了,那时候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过瞻礼的时候必须去参与弥撒。我也没有拒绝他们对我的这个要求,但每次去的时候都很散漫,弥撒上台开始读经了我可能才到,神父讲道理的时候我就去院子里找人聊天。从那时候开始也不办告解,更别说领圣体,我去参与弥撒就跟去观礼一样。我爸妈也拿我没办法,管的严了他们怕适得其反,又找不到适中的方法。

沐兰:这对当时的您来说应该是很快乐的日子吧,终于有自由了?

郭靖:是的,对当时的我来说简直太快乐了,再也没有什么约束我了。但这也给我的人生埋下了很大的隐患。

沐兰:为什么这么说呢?

郭靖:我上初中之后,我们那里网吧已经非常普遍了,一个小村子能有两三个小网吧。我上中学的那个村子比较大,那里的网吧更多,规模也大。星期天没有太多约束之后我就开始泡网吧。至于作业和学习,完全不想,及时行乐才是重要的。一开始只是放假去,后来就开始逃学去。去网吧是要钱的,非会员是两块钱一小时,会员是1块钱,我肯定充会员,但会员我也玩不起,。因为那时候我爸妈一天才给我五毛钱零花钱,所以说我要在不买零食的情况下攒两天才能上一个小时。我周末的时候要想玩一天,就得攒半个多月的钱。因为想玩的欲望太大了,我就开始偷家里的钱。因为逃课和偷钱,我没少挨打。但越打我越叛逆,后来就不想上学了。为了辍学,我跟老师大打出手,我爸妈为我换了三个初中,我都上不下去,所以初中没毕业我就不上学了,我的学历停留在初中肄业,挺搞笑的吧。

沐兰:网吧兴起之后确实有很多男孩子早早辍学,挺令人惋惜的,那您不上学之后呢?

郭靖:刚不上学的时候对我来说太爽了,每天睡到自然醒,我爸妈上班之后我就偷偷跑出上网,上网的钱又时候偷爸妈的,有时候我会跟朋友们去厂子里捡铁块卖,说是捡,其实也是偷。可以说从那个时候起,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信仰,为所欲为,觉得那才是我要的生活。

沐兰:那个年纪还不懂分辨,往往会把那样的生活当成追求的幸福,那后来呢?

郭靖:刚辍学那年我才十五岁,我爸妈也不能24小时看着我。就这样我在家为所欲为了差不多一年,我爸妈觉得这么放任我也不是办法,就把我送到了我爸朋友的厂子工作。那个厂子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没有车带我回去,我就只能待在那里。那时候也没有智能手机,每天只能跟那些比我年纪大一倍两倍的大人们聊天打牌,非常无聊。那个老板一个送我回家一趟,在家待不了几天就又把我拉回去了,那时候感觉自己就像在劳改一样。

沐兰:您的形容还挺特切,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多久呢?

郭靖:差不多两年吧。我实在是待不下去了,软磨硬泡的让我爸妈同意我暂时辞职回家了。那两年我攒了不少钱,这也成了我后来胡来的资本。

沐兰:为什么说是胡来的资本呢?
郭靖:虽然跟我玩的朋友们基本上都辍学了,但他们有的有工作有的没工作,有工作的也没攒下钱。我在那个偏僻的地方工作两年也没地方花钱,虽然工资大头都给我妈存起来了,但我手里留的小头细水长流也不少。我回去之后已经满十八里,我们市里那时候开了几个迪厅,也就是现在说的夜店。那种地方对于小男生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所以手里有钱了肯定是要带朋友们去那里消费一下的。

沐兰:去夜店是什么感觉呢?

郭靖:很那说那种感觉。里面的音乐特别吵,说话都得贴着耳朵,灯红酒绿,觥筹交错,给人一种不是人间的错觉,所以我们都很享受在里面与世隔绝的感觉。但自从开始去夜店,每次从里面出来我都有非常强烈的空虚感。感觉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总想寻找一些刺激来让自己有存在感。几乎每次从夜店出来都得找人打一架,我们一群跟另外一群打群架,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打,有的时候就是单纯的发泄。那段时间的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小混混,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人,除了打我也没别的办法,我妈那时候也开始更年期,每次我闹出事情她就发脾气骂人,她虽然不动手,但骂的难听的还不如打我一顿。

沐兰:感觉陷入了一种死循环,在家里挨打挨骂了想出去发泄,出去发泄完之后回家继续挨打挨骂……那这样的状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郭靖:我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年多,我生命中最后一次打架之后,这样的日子才告一段落。

沐兰:最后一次打架发生了什么呢?

郭靖:那次我们还是从夜店出来,在门口等人的时候,另一群小年轻在朝我们挑衅,因为我哥们中有一个抢了对方其中一个人的女朋友,在里面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这一架少不了。没想到那次出手太重,把其中一个打成了重伤。夜店门口都有监控,对方也都认识我们,所以说我们一个都跑不了,全被带到了派出所。之前打架没什么感觉,进派出所后慌了。派出所的民警太厉害了,那种压迫感让我想哭。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怂包。

沐兰:对于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进派出所确实会害怕,那这件事怎么解决的呢?

郭靖:我们被拘留了一个晚上之后,派出所通知我们的父母过去协商解决这件事,对方说可以私了,不过要陪一大笔钱,如果不同意私了就共了,共了的话我们就会留下案底。我们几个人的父母接受了私了。我爸妈去接我出去的时候,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几掉下来了,感觉特别愧对他们,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想着出去之后一定找个工作好好挣钱,让他们省心。

沐兰:突然长大的感觉。

郭靖:有这种感觉。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就在那个时候向我爸妈承认了错误,也表了决心。后来他们给我找工作的时候我就开始使性子。本来我没学历,挣钱多轻松的工作找不到。轻松的挣钱少的我看比上,挣钱多又很累我干不了。为找工作,我能把我爸妈气半死。后来有个亲戚让我一个厂子先干保安,等我驾照下来了安排我去给老板开车。我一听开车就来了兴趣,跟着老板肯定吃香的喝辣的,去的地方也不一样。我干了一年保安之后就开始给老板开车。跟我想的一样,给老板开车生活很滋润,挣的也不少。给老板开了两年车之后老板突然破产了,老板一破产,我工作也没了。但工作中养成的坏习惯却留下了。

沐兰:什么习惯呢?

郭靖:就是吃穿上非常讲究,要求有派头,找工作更挑剔了,跟着老板出入高档场所多了,见的厉害人多了,就拿自己当盘菜了。其实我还是那个没有学历没有技术的菜瓜怂包,但自己那时候不觉得呀,狐假虎威习惯了,还真以为别人是看得起自己。去找了几个跟老板一起认识的人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树倒猢狲散,我老板找人家都不见得有用,我还妄想让人家给我找工作。那两年穷讲究的我也没有攒下什么钱,没工作的那段时间就在家啃老。

沐兰:那几年您就一直是没有信仰的状态吗?

郭靖:是啊,但凡有一点我都不至于到后来那种地步。

沐兰:那您在信仰上有反转是在什么时候呢?

郭靖:我在信仰上真正反转要到我妈去世之后了。

沐兰:为您母亲祈祷,那您母亲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呢?

郭靖:是的,四十多吧。那会儿我刚结婚两年多,我大闺女还不会喊奶奶,所以给我内心带来不小的震动。

沐兰:您愿意分享一下那段经历和那时候的感受吗?

郭靖:我没工作在家里靠爸妈养的那段时间,我对象家里一直催着要结婚。那年我22了,我对象比我大一岁,所以她家里怕我一直拖着不结婚,再过两年就耽误了人家闺女。我爸妈也很喜欢我对象,所以结婚也没有太费事。我爸妈想着,结婚之后我可能就会收心,也能长大一些,尽快出去找工作。但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结婚之后我并没有出去找工作,每天还是想着怎么轻松的赚钱。为此我还去找过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我跟我老婆犯冲,我们要不离婚的话我永远发不了财。回去我把这事跟我老婆说了,我的意思可能就是想离婚,她一气之下就回娘家了。我妈的信仰非常虔诚,她知道我去算命了,还打算为了发财跟我老婆离婚,气的我妈把我赶出了家门。我妈去我丈母娘家把我老婆接回了家,她说要是我真想离婚就等于跟她断绝母子关系,以后我妈就当没我这个儿子,把我老婆当亲闺女。我看我妈不像是开玩笑,就暂时打消了那个念头。

沐兰:那时候不挣钱没想过别的原因吗?

郭靖:我知道你的意思,那时候是真不想出力挣钱,就像靠脑子挣点块钱,也没想过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直到我闺女出生,我都没想着要担起一个当爸爸当老公的责任。孩子的尿不湿和奶粉都是我爸妈和我老婆的钱买的。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简直就是个混蛋。

沐兰:确实有点不应该,后来呢?

郭靖:我闺女还不满一周的时候,我妈被查处了癌症晚期。从检查出来到我妈去世也就不到半年的时间,我每天看着我妈的生命在流逝,那一刻才突然长大了。虽然我妈查出癌症只活了半年,但治疗费花销很大,看着我爸四十多岁突然就变成了一个五六十岁的小老头,我心里也不是滋味。我开始认真的找工作,很快就在一个工厂找到了一份工作。我妈生病后期已经不能说话了,但我找到工作之后,明显能感觉到她是很开心的。我妈即使迷糊的时候也拿着念珠,每天下班我去陪她的时候,她都会拿念珠放我手里。说实话,那时候我对信仰还是没有感觉,那时候我就想,如果真的有天主,就会让我妈痊愈。但我的这个愿望祂并没有实现,我看着我妈的生命越来越衰弱,心里也萌生了对天主的抱怨。我妈是一个特别虔诚的教友,在教堂干什么活都是最积极的,我不理解,这样一个好人,一位好教友,天主怎么能忍心让她这么年轻就失去生命。所以我妈去世之后,除了去给她献弥撒,我不会主动去教堂的。

沐兰:经历这样的痛苦难眠会这么想,那后来您对信仰的认识是怎么改变的呢?

郭靖:我妈去世半年之后,我一个表妹说她梦到我妈了,说我妈现在肯定在天堂,她看到我妈就像天使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听她说的时候我好羡慕啊,我妈去世半年了,我一次都没到过。我在心里对我妈也有怨气,她在梦里去找我表妹都不来看我。我没好气的跟我表妹说,我妈跟她亲不跟我亲。我表妹说,我妈没有出现在梦里可能是因为我的梦里没有她的地方,因为我跟天主没有关系,心里没有天主的位置,所以也没有我妈的位置。

沐兰:您当时听您表妹这么说是什么反应呢?

郭靖:我当然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虽然我这么想,但我还是想试试,如果我跟天主建立了关系,是不是真的能梦到我妈。

沐兰:那您怎么做呢?

郭靖: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堂口都会组织避静学习,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为了跟天主建立关系,我特意请假全程参与。那次的课简直就是给我量身定做的一样,传道员从几位古圣人讲到浪子回头,每句话都说到了我的心坎上。即使是信仰史上最伟大的圣人都有软弱犯错的时候,但天主却用无条件的爱耐心的引导着祂的每一个儿女,世界千变万化,但祂的爱却用呢不变。听到浪子回头里的小儿子的故事之后,我的带入感更强,我想到了我的妈妈,她到死都没看到我进教堂,心里应该有很多的放不下。我当时特别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去了解我信仰,让我妈更放心一些。我想也是我对信仰的这份悖逆,让我妈没有办法进入我的梦里,因为我之前根本不相信有天主有天堂。

沐兰:经过这样信仰上的转变,您想要梦到您母亲的心愿达成了吗?

郭靖:我刚结束避静的那段时间,一直沉浸在喜乐幸福之中,后来我知道那叫神慰。我去办了一个妥当告解,把我从小到大得罪天主和得罪人的地方告了一个清清楚楚,去跟我得罪过的人道歉和好,虽然很多人以为我神经了,但我心内喜乐的力量一直在推动我这么做。避静结束八个多月以后,我终于梦到了我妈妈。

沐兰:梦里您母亲是什么样子呢?

郭靖:梦里我妈妈特别的美,就像画里的天使一样,一身洁白的长裙,周身散发着光芒。我看到我妈妈一下子就扑到她怀里大哭起来。我妈妈抱着我轻拍着我的背说:“别哭,要笑,我很好,你也很好。”我妈就一直重复这句话,脸上带着欣慰的微笑。那个梦特别真实,我醒了还在啜泣,我老婆问我怎么睡觉还哭了。我把这个梦讲给她听,她也哭了,说我妈一定在天堂,她会为我们家祈祷,我们会越来越好。

沐兰:从那之后您的生活应该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吧?

郭靖:是的。从那之后找工作就不挑肥拣瘦了,我在我们家附近的一个厂子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辛苦一点,但离家近,工资不算低。工作之余我也重新开始学习,二十多岁开始努力不算晚。我找人办了高中毕业证,过了几年又拿到了成考的大专证。工作也很努力,拿到高中毕业证之后我就做到了小组长,大专证拿到之后又升到了班长,工资也涨了不少。我女儿三岁的时候儿子也出生了,现在我儿女双全,家庭幸福。这一切都是天主的恩赐,也离不开我妈为我祈祷。

沐兰:您的生活看到了天主的祝福,很美好,那您信仰方面的改变呢?

郭靖:避静结束之后我的信仰得到了反转,但我觉得我对信仰的认识还不够,我们堂区的学习班还挺多,关于圣经和教理都有。只要有学习我有时间都会去参加,我也经常会去找神父聊关于信仰的问题,我们本堂神父也帮助我很多,他是我信仰上的父亲。后来我们堂口成立了青年团体,我主要负责男青年,我们经常有聚会,教堂里的大小事务以前都是女教友做,后来我们团体成立之后,男青年就成了主力军。感谢天主吧,祂创造了我,借我妈妈的肚子生了我,又重新塑造了我。记得听道理的时候有位传道员说过一句话:“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感谢天主不嫌弃也不放弃我这个罪人,让我在未来能更好的做人,更好的为教会服务。

沐兰:从您的分享中能感受到您怀有深深的感恩,也拥很强的生命力,特别感谢您的分享,给我们带来力量和希望,为您和您的家庭祈祷,天主更多的祝福您和您的家人!

郭靖:也特别为你们祈祷,感谢你们给我分享的机会,天主祝福!

沐兰:谢谢!

评论

请你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