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七月

08

214

【壹明头条】| 关怀“共同家园”:同道偕行会议上的生态呼声

1231231

近日在菲律宾天主教主教团年度退省中,亚当森大学校长、神学家皮拉里奥(Daniel Franklin Pilario神父发表了一篇引人深思的讲话,强调了生态问题在同道偕行会议中的重要性。他指出,教宗方济各自上任以来,一直倡导教会避免以自我中心,通过与被排斥者和不同群体对话。在最近几年,教会文件和神学中对贫困和被排斥者的关注有了积极的方向。这些努力包括解放神学、女性主义神学、移民神学、本位化和宗教间对话等,旨在恢复教会话语中对被排斥者的关注。

然而,皮拉里奥神父指出,有一个领域在同道偕行的会议中几乎没有提及到,或者至少,受到的关注较少——那就是生态神学和对我们共同家的关怀。教宗最近的两封通谕——《愿你受赞颂》和《请赞颂天主》——试图在信友中引起这方面的重视,但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进入大众话题,尽管全世界已经对气候变化的灾难性影响感到震惊。

在最近的同道偕行会议中也是如此。亚洲主教团协会(FABC)向同道偕行提交的报告中指出:倾听穷人和地球的呼声是没有得到充分处理的问题,因为这些是亚洲人民的重大关注ACAS, 70)。菲律宾主教团(CBCP)提交的名为《相遇》(Salubong)的报告中三次提到共同家园,并承认菲律宾存在环境问题,但也指出:教会对环境的忽视也表明其对原住民困境及其需求的缺乏理解Salubong, 5)。

梵蒂冈的同道偕行综合报告中也谈到了对地球呼声缺乏回应的问题:与贫困者站在一起需要与他们一起关心我们的共同家园:地球的呼声和贫困者的呼声是同一个呼声。对这一呼声的缺乏回应使生态危机,特别是气候变化,成为人类生存的威胁SR No. 4)。

这种沉默令人担忧。如果我们阅读《2023联合国人居署国家报告》,菲律宾在世界调查中排名第一:气候风险、极端天气事件、海洋垃圾等。据最新调查,菲律宾有四大环境问题:空气污染、塑料污染、海洋污染和海平面上升。

只需粗略阅读一些调查报告,就会发现菲律宾是世界上塑料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我们的海平面上升速度是世界平均速度的三倍,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到2050年,我们的许多城市将被淹没。今年占据拉普勒新闻网(Rappler页面的环境事件有:锡布延岛、巴拉望、朗布隆和霍蒙洪的采矿;东民都洛的石油泄漏;以及马尼拉湾的填海工程,等等。这些项目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正在进行中。所有这些都使原住民、农民、渔民和数百万依赖土地和海洋生存的穷人流离失所。

为什么我们对此保持沉默?我们怎么能视而不见?为什么我们不发出抗议的声音?谁该负责,我们如何追究他们的责任?我们需要做什么?

皮拉里奥神父在讲话中指出,一种不考虑这些生态问题的同道偕行不是同道偕行。他认为,倾听——同道偕行的第一直觉——不仅是倾听我们的教友或贫困者的呼声;还包括倾听地球的呼声。教会的责任不仅是教区财务的责任或对教会中受害者的责任,尽管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做的。责任还包括对天主赐予我们的共同家的管理。共融——同道偕行正确坚持的——也包括在我们的牧灵计划、神学和礼仪中包含环境和创造物。

36年前(1988年),菲律宾主教团体发布了一封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牧函,这是世界各地主教会议中第一封关于生态的牧函。这是他们的最后挑战:我们的土地、森林、河流呼喊着它们正在被侵蚀、砍伐和污染。作为主教,我们试图倾听并回应他们的呼声。这一问题的紧迫性需要广泛的教育和立即的行动。我们相信,我们在这里试图强调的挑战类似于梅瑟在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之前所提出的:我今天指着天地向你们作证:我已将生命与死亡,祝福与诅咒,都摆在你面前;你要选择生命,为叫你和你的后裔得以生存;。(申命记 30:19-20)。

我们今天需要更大声地说出来。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

皮拉里奥神父认为,同道偕行不是关于我们——它不是关于我们自己之间的共融或我们自己孤立世界内的参与。不,同道偕行不是关于我们。它是关于那些我们,教会,一直排斥的人。它是关于那些世界拒绝的人——贫穷者、饥饿者、受苦者,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宇宙——那些在这个过于自我中心和人类中心的世界中被遗忘了的。

最后,皮拉里奥神父回顾了厄玛乌二徒的故事。他们如何知道那个陌生人是复活的耶稣的?尽管他们在路上听他解释圣经时心里火热,但他们仍然没有认出他。但是在分饼时,他们的眼睛打开了。他们似乎记得他在最后晚餐时是如何分饼的。

已故的亚历山大·阿雷瓦洛神父(Fr. Catalino Arevalo, SJ)对这个文本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评论。皮拉里奥神父神父在很久以前还年轻的修士时期听到他说的,从那时起他一直没有忘记。当耶稣分饼并与他们分享时,他说,他们认出是耶稣。不仅因为他分饼并分享。还因为当他打开手时,他们看到了他手上的钉痕。突然之间,他们知道那是耶稣。

最终,十字架在我们身上留下的钉痕和瘦削的身体上的痕迹,这些是我们对天国承诺的标志,是我们生活中复活最可信的标志。通过这些,人们会相信耶稣确实复活了。而这种逾越奥秘的体验——那个困难的神学词语——逾越奥迹存在于教会、其牧者和成员中,也存在于呻吟的创造物中,是同道偕行能活出来的唯一基础。

*丹尼尔·富兰克林·皮拉里奥神父(Daniel Franklin Pilario,遣使会会士,是马尼拉亚当森大学的校长。他是一位神学家、教授,也是菲律宾首都郊区一个城市贫民社区的神父。他也是纽约圣若望大学社会正义部门主席。

——翻译编辑于菲律宾licas新闻网

评论

请你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