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四月

16

1454

【问问神父】273 |在更圣善的神父那里办告解,获得神益就更多吗?

1231231

问题:神父,是不是信友在越有圣德的司铎那里办告解,获得的神益就会越多?请问应当如何正确且理性地面对自己的过犯?

方济神父

圣事的定义

“圣事是耶稣亲自立的有形的礼节,为表明并赋给圣宠与领圣事的人。”(《要理问答》#209)这一定义为我们指出“基督是圣事的根源和基础”。(《天主教教理》#1120)因为天主圣父将拯救世界的使命交托给了祂降生成人的圣子,然后再由圣子将这个使命交托给宗徒们,宗徒们又交托给他们的继承人,就是后来的神职人员。神职人员领受耶稣的圣神,而且是为了,并因耶稣的名义和身份而行动。因此,教理上称圣职人员是圣事性的联系,使礼仪行动与宗徒们的言行连接起来,并通过宗徒与基督的言行连接起来。所以归根结底,七件圣事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每一件圣事都有它专有的恩宠,而且是基督在圣事中亲自行动:是祂在付洗,是祂在圣事中行动,通传每一件圣事所表达的恩宠。(《天主教教理》,#1127)

圣事本身产生效果

所以,“圣事因其本身而见效,事效性(ex opera operato: 依字面解释,指由于行动已完成的事实),就是说,(圣事是)基于基督一次而永远完成的救援工程而产生效果。由此可知,圣事‘并非由于施行人或领受人的义德,而是由于天主的德能所实现’。当一件圣事的庆典是按照教会的意向而举行时,基督和祂圣神的德能在圣事中、透过圣事而行动,无需依靠施行人的个人圣德。”(《天主教教理》#1128))每一件圣事的效果由该圣事礼仪中的记号或行动而自然而有。圣事的恩宠有效地产生,是基于天主的许诺和能力,而非因为圣事的领受人做了什么特殊的行为而换取或挣得的。

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在礼仪性的圣事行动中,基督与教会一同朝拜天父。这样,每一件圣事都是对天主圣父的有效祈祷。圣事中的标记与其所赋与的救恩是固定地相连接在一起的。可以肯定地说,天主的救恩已经无条件地进入到了人类当中,并通过圣事的象征性行为带给人救恩的效果。所以,虽然人是脆弱的,或者人的祈祷有时也可能很空洞,但是,圣事的标记却能肯定地表达出天主的救恩。所以,不论人的行为是否相称或适宜,天主的救恩必会在这些圣事的特定标记中出现和临在。有形的礼仪标记就具备了无形的恩宠。天主因圣事而直接赐予恩宠。

领受者的准备

但是,“圣事的效果仍要视乎领受圣事者的准备情况。”(《天主教教理》#1128)圣事所给予恩宠的多少,有赖于领受圣事者的主体准备的完善程度。每一个领受圣事的人都接受恩宠,一方面是按照圣神自由的给予,另一方面是按照我们自己的准备和合作的好坏。天主在分施恩宠上是绝对自由的,但是每一圣事由它本身而言,给予领受它的人以同量的恩宠。可是,每一位成人在准备上的差异促使本身会产生效力的圣事授予不等量的恩宠。比如说,参与同一台弥撒圣祭,听同一位神父讲的道理,有的信友会体验到耶稣的临在所带来的内心的平安、感动与喜乐。但是,有的人可能会感觉没有触动,甚至是无聊和麻木。准备得好的人,就能够领受更多的恩宠。准备的好坏,与领受的恩宠的多少是成正比的。所以,教会时常鼓励信友们要非常注意领受圣事前的准备工作。我们需要提前花些时间来收敛心神,将内心当中不适宜的心思念虑清理出去,打扫干净心灵的房间,准备迎接天主的恩宠。所以,就这位姐妹的提问,不论是去哪一位神父那里去办告解,圣事都是有效的,而且都能得到罪过的赦免。

圣洁的体验

那在这里想和大家分享我自己在不同的神父前办告解的不一样的感受。因为在我所服务的团体附近有一个主教座堂,那里每天在固定的时间点都会有神父听告解,我也经常会去那里办告解。有的时候,当我往那里一跪的时候,就有一种平安和被接纳的感觉,就想着不仅要把所有能想到的罪过都告明出来,而且即便是那最微小的不需要入告解的过失也都说出来。我想这是因为那位听告解神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圣德影响了我。我还记得以前和一位老修女的谈话。她本人亲身见过圣德肋撒姆姆。我当时就问她:“当你离圣人很近,又和她谈话时,你有什么感觉。”她说:“我感受到平安,感受到天主的临在。”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喜欢听圣善的人说话,办告解时喜欢找圣德高超的神父。

在中国有一个词语是“相由心生”,意思是说:人的思想感情内在的心灵状态会通过外在的仪表体现出来。一个人内在的圣德也通过面部表情流露出来。我们可能都有过这样的感觉,当你第一次看到某个人,或是修女,或是神父,心里就倍感受到亲切触动,能体会到天父的那一份接纳和慈悲!

承认并接纳自身的软弱

那对于这位姐妹所提问的第二个问题:“如何正确理性面对自己的过犯?”当然,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我们要承认自己的过犯。承认自己所犯下的过错,不躲躲闪闪,也不加以掩饰。因为一个人的身上若有一个伤口,又包裹得严严实实,不愿让医生诊治,那么伤口就会恶化流脓,情况变得更糟糕。我们也要常想:“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左传》)生活中没有不犯错误的完人。天主也允许人犯错,只要能知错能改,及时改正自己的错误,就是最好的。我们在跌倒后要总结经验,为的是以后走得更加稳健。如果在小的错误上不改正,一错再错,那么最终会酿成大错。所以,我们要承认自己是可能犯错的罪人,我们本身就有着软弱的人性。

教会圣师圣女小德兰认为一个人“如果不看或不承认自己卑污弱小,就是放弃天主的慈爱。”(《同圣女小德兰一起退省》P17)耶稣说:“不是健康的人需要医生,而是有病的人;我来不是来召义人,而是来召罪人。”(谷2:17)一个人若不承认自己的软弱或罪过,就是认为自己是完美的,没有缺点,不需要被耶稣救赎。那些自充为义人的人拒绝天主的恩宠。

痛悔中怀有希望

正是因为我们爱天主,所以在意识到自己犯罪得罪天主之后会痛悔。“心里难过,悔恨自己的罪,因为得罪了天主。”这种痛悔是为了让我们立定志向,从今之后不再犯罪。

同时,在悔恨当中,我们又要怀有希望。因为人的希望的来源就是天主的无限仁慈。我们许多时候在天主前就像是一个淘气叛逆的孩子一样。在圣经当中“荡子的比喻”中,悔改后的小儿子提前编排好了在见到老父亲时要说的话。他在见到父亲面时,想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你的一个佣工罢!”(路15:19)但是当他真的到了父亲前讲话的时候,他只说到自己准备的话语的前半部分:“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了!”(路15:21)在这里,这位老父亲就打断了他的话,吩咐仆人说:“你们快拿出上等的袍子来给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给他脚上穿上鞋,至把那只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应吃喝欢宴,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了。”(路15:22-24)这位老父亲的形象就是慈悲的天主圣父的形象。祂看到我们悔改,就重新地再次以恩宠来包围我们的灵魂,给我们戴上象征祂子女高贵身份的戒指,穿上鞋。所以,我们因为有这样的一位好父亲,就要常怀着希望,永远不要对天主失望,或失去信心。我们刚刚过了四旬期。在拜苦路时,上面记载说耶稣在走苦路跌倒了三次,但是每一次祂都一再努力挣扎,勇敢地爬起来,继续向前进。这也给我们一个教训就是在遇到软弱时,不要害怕,跌倒了再努力站起来。

软弱是达致天主桥梁

圣伯尔纳多说:“粪土虽是朽腐的废物,农夫却能用它作肥料,使田地结更多更好的果实。”从软弱(过失去)当中学习经验,为以后能更好地躲避各种犯罪的危险。其实,当我们在天主前承认自己的软弱时,就是在发谦逊。时常记忆起自己的罪过也是一个攻打骄傲的极为有力的方法。因为当我们意识到自己是软弱的,这就更激励自己要小心谨慎,加倍热心,借着多行善功来补偿以前因软弱而犯下的罪过。为圣女小德兰来说:自身的软弱就是可以依赖天主的借口。“每当我们对自己的卑污、贫乏和缺欠有了新的认识,就会自然而然地怀着依恃之心转向天主,把这些完全地托付给天主的慈爱,这是对仁慈天父的最高敬礼,也是最悦主心的敬礼,这是对祂慈爱的信仰和对祂仁慈的依赖,这是让卑污不堪的我们真与天主结合的唯一可靠的方法。”(《同圣女小德兰一起退省》P18.)

评论

请你先登录再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