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兄弟

【他是我兄弟】|圣召这条路

【他是我兄弟】|圣召这条路

卢成珉,韩国人。 不论走那一行,天主一定会祝福。圣召,不是单向的,不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决定,一定要有天主的召唤,然后个人愿意回应,如果两者都没有,或者缺了一样,便不能走圣召这条路。 ...
【他是我兄弟】| 学习领导和合作

【他是我兄弟】| 学习领导和合作

卢成珉,韩国人。 退伍之后,有个声音在他脑海转,要他当神父。他面临抉择,不知该回学校读书、出社会上班或是做修士,当时韩国经济低落,他便决定到百货公司去工作。几个月后升任经理,由于年纪太轻,属下难以驾驭,他从中学习领导和照顾的互动关系。 ...
【他是我兄弟】| 圣召发自母胎前

【他是我兄弟】| 圣召发自母胎前

卢成珉,韩国人。 医生劝妈妈,千万不要生孩子,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妈妈和外婆却坚持生下了他,当时他很脆弱,给放到保温箱,待了六个月。之后,妈妈和他的身体都好了起来。妈妈在生产前承诺,要把他奉献给天主,像旧约撒慕尔的故事一样。 ...
【他是我兄弟】|过自给自足的生活

【他是我兄弟】|过自给自足的生活

高豪神父,台湾人,严规煕笃会隐修会士。 尽量用自己的劳力,在所生活的环境,赚取日常所需的事物。台湾的严规熙笃隐修院在广大的修院里种植果树,如柠檬、柳橙、柚子、香蕉树,会士感受到这些是天主给的丰富的恩宠,让他们与大自然合而为一。熙笃会在世界不同的会院,也有不同的工作和产品,例如香港的母院设有牛奶和饼干工厂;欧洲的会院生产起士和酿酒;美国的修女制作糖果,产品都卫生而质优。 ...
【他是我兄弟】|与天主结合

【他是我兄弟】|与天主结合

在修院每天早晨三点半起床,每天生活以祈祷来开始。虽然每天起床非常早,但高豪神父认为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间。每天早祷、诵读结束之后,他会有很长的时间做默想或者阅读圣书,那段时间四境无人,没有外界嘈杂的声音,是和天主在一起非常好的机会。 ...
【他是我兄弟】|生命中的抉择

【他是我兄弟】|生命中的抉择

高豪神父,台湾人,严规煕笃会隐修会士。 入会是个生命中的选择,无法预先知道结果如何,在修院生活一两年,就可分辨出自己是否适合这样的道路,因此高神父认为,保守和初学阶段对修道人很重要,这是个基础,藉着这段时间,可以慢慢认识自己想望的修道生活。 ...
【他是我兄弟】|祈祷是最好的灵修方式

【他是我兄弟】|祈祷是最好的灵修方式

高豪神父,台湾人,严规煕笃会隐修会士。 在煕笃会的修院里,每天有七次日课、神圣阅读和良好的祈祷环境。然而一般教友,如果每天花一小段时间阅读天主圣言,向耶稣祈祷,也可以提升灵修生活。神父认为,我们每个人不论工作性质或生活型态如何,只要愿意与天主有更好的关係,就该多利用圣经和祈祷。 ...
【他是我兄弟】|从不怀疑自己的圣召

【他是我兄弟】|从不怀疑自己的圣召

人物:高豪神父,台湾人,严规煕笃会隐修会士。他感觉到,天主对他有更深的邀请与呼唤,一九九零年,便加入隐修院,他说:「我的整个修会生活,都是在耶穌和圣母保护、扶持和助佑之下,我深深感谢他们对我心灵的照顾。」 ...
【他是我兄弟】|许坤结(二):天主把我推上岸

【他是我兄弟】|许坤结(二):天主把我推上岸

许坤结神父,台湾人,方济会会士。他发现,原来放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放手,信任同伴,相信他们会搭救;放手,当同伴无法搭救,仍然相信命运会安排,到最后,他知道,原来是天主在做主,天主把他从大水中解救出来。 ...
【他是我兄弟】|主!你要我做什么?

【他是我兄弟】|主!你要我做什么?

许坤结神父,台湾人,方济会会士。神父告诉他,我们的生命后面有一位生命的主,在我们还没有认识他之前,他就开始帮助我们、爱我们。他听了之后很感动,心想:「这样的神,我要去认识,我要进入这样的家庭里。」 ...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四):用宗教建设人生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四):用宗教建设人生

王安当神父,生长於马来西亚,主徒会士。 没有宗教,就没有平衡的社会。神父认为,宗教可陶冶人的良心,一个人若不接受良心的引导,他的人生是模糊的,找不到方向,忽略宗教等于蹈入陷阱与黑暗之中。宗教带给人心灵平安幸福,这是外在无法给予的。宗教不给人负担,只有释放,宗教是人生的陪伴者,是生命的主宰。如果没有心灵的平安,再多外在的富裕又算什么呢? ...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三)接近年轻人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三)接近年轻人

王安当神父,生长於马来西亚,主徒会士。 神父还是修士的时候对青年有许多体会,他常鼓励青年用自己的方式和能力,去达到想做的事。他主张放下自己修道人的身段,与年轻人交谈,不板起严肃的脸孔,以拉近关系,打破冰山。修士认为特别要有包容心,否则太情绪化,容易阻碍跟青年人沟通。 ...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二):为华人服务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二):为华人服务

王安当神父,生长於马来西亚,主徒会士。 王神父在修道前曾在餐厅工作了一段时间,那时他想:「难道我就终身做这个工作吗?难道我的生命就奉献给食物吗?还是天主对我有不一样的召叫?」身为华人,神父想为当地的华人教友做些什么,他认为,这样的想法,可能是天主给他某种暗示。 ...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一):小修院大影响

【他是我兄弟】|王安当(一):小修院大影响

王安当,生长於马来西亚,主徒会士。本期王修士分享,家乡的教理培育制度很健全,修士自幼听道理,加入辅祭团,神父特别爱护他,他很自然地爱上教堂,爱参与弥撒。一位老修士问他:「你愿不愿意修道,当修士?」小小年纪,他不知道修士是干什麼的,刚开始父母反对,之后修士来访,他就进了小修院。 ...
杨应望神父(五):传扬天主的爱

杨应望神父(五):传扬天主的爱

本期杨神父分享,晋铎当天,他趴在地面,觉得这一切都是天主赏赐的恩宠,能得到这一个时刻,是由祂的爱带领与支持。同时,他觉得责任深重,但是他完全依赖天主,相信祂会引领自己做个以爱服务的神父,让人靠近天主,也把天主带给所有的人。 杨神父自幼受洗,上有五个哥哥、三个姊姊,母亲是天主教徒,父亲是佛教徒,虽然如此,他的父亲却没有阻止他选择修道。家庭里,因为他是最小的,经常跟父母出去。当他毕业后,在中信银行开始了他的社会生活,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了更丰富的人生。在银行工作时,他发现华人比较会找华人谈生意,之后进入修会,杨修士推断,在信仰方面,华人也会寻找华人去谈,如果有华人用中文分享自己的信仰,其他华人会更容易接受。於是他决定為华人服务,把从天主感受到的爱和福音经验,分享给其他华人。 ...
杨应望神父(三):我真的要做神父吗?

杨应望神父(三):我真的要做神父吗?

杨神父自幼受洗,上有五个哥哥、三个姊姊,母亲是天主教徒,父亲是佛教徒,虽然如此,他的父亲却没有阻止他选择修道。家庭里,因为他是最小的,经常跟父母出去。当他毕业后,在中信银行开始了他的社会生活,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了更丰富的人生。随著信仰逐渐深入,杨修士开始想:「应该走那一条路,好更认识天主呢?」在一次弥撒中,神父讲道说,如果我们有圣召,必须多看一下,不要马上就摆在一边。那句话打醒了他,他不愿意让一个问号始终留在脑子裡,於是认真地辨识自己的圣召。请你收听音频。 ...
杨应望(一):受到母亲虔诚的影响

杨应望(一):受到母亲虔诚的影响

这是一个分享自己圣召故事的栏目,邀访不同国籍、不同修会的修士,谈他们的信仰和修道路程,也随著他们回到自己的故乡和年少时光,寻找圣召萌芽的点点痕跡。是什么吸引了他们走上了独身的道路?是什么让他们坚持到底跟随耶稣?让我们一起来听他们的生命故事。 ...
徐森义(二):耶稣会的圣召培育

徐森义(二):耶稣会的圣召培育

主持人:徐修士你好! 徐修士:施小姐你好! 主持人:今天呢我们再跟朋友们一起介绍徐修士。《他是我兄弟》每一个来自于不同修会的修士,都有他们个人的成长故事。那我们在上个礼拜也提到,你个人呢也是经过一些缜密的思考,就决定加入耶稣会。那么耶稣会的训练呢是不是有别于其他修会,特别的特色。 徐修士:我想耶稣会的初学也蛮长的。所以可能真的比其他修会多一些时间。我自己很惊讶,我入耶稣会的时候,以为修会的生活就是一板一眼的。当然初学的生活是一个特别的阶段。不过按我之前想的,是什么东西都有规定。事实上,慢慢的去学,耶稣会的灵修是真的帮助人成长的灵修。它就是牵着你,给你适当的空间去发展,而不是去把你变成一个他们想要的人。天主给你生命,让你好好的把它活出来。慢慢的在这培育中,去体会一个培育的方向 主持人:所以说,也是经过一个长时间的训练吧。 徐修士:对对对!就是我们会有初学的两年,然后一般我们都大学进去,我们就不需要再文学。以前会有一个文学的陶成啊。那现在有些地方是为了学习一个语言,因为我们是一个国际性的修会,也需要一个可以在国际上交流的语言。然后我们在经过哲学的两年培育。在学习神学之前,我们会有一段时间,讲说是初试,一方面在修道院也呆了很长一段时间,让你再去实际的环境下面,把这些东西应用到你的生活,做一个整合。另一方面,是为念神学的一个准备。念神学的知识不是只是单纯的念书,真的是为了去好好的反省自己的信仰,也准备自己未来的工作。 主持人:那你讲的初学,它是有一定的年限吗 徐修士:对,我们就是两年。 主持人:然后初试呢 徐修士:初试呢,有两年三年,那短一点有一年。因为现在入会的年级也不像以前十八十九岁。以往都是三年,那现在一般都是放两年的时间。然后年纪稍大点,一些已经有工作经验的人可能会更短一点。 主持人:在我们的印象中,像国外的一些修士高中毕业,进入神学院以后,那个时候就念大学。不是像徐修士这样,念过国内的大学以后,又进入研究所,在学历上有一个相当大的强度。那在学习上和工作上就是有些不一样的。就是进入修会以后,可能感觉上阅历上是比较丰富的。 徐修士:对对,我自己在念大学的时候是念社工,这个社工我觉得真的是蛮有意思的。在念有关人的部分,我们念社会学和心理学,然后各种沟通,如何和人相处。那自己在研究所中,就念哲学,在思考方面也好好的训练一下,然后就是准备自己。其实我觉的,为我来讲,是一个很好的准备和培养。那在当兵的时候,也是在陆战队。所以在那边,也有些工作的经验,在那边当一个排长啊,当一个军官,就是有关人事方面的业务。退伍之后也有一阵子在工作,后来就是继续再念研究所这样。我觉得在入会之前,能够有一些在外面的一些经验,一般人的经验,真的是蛮有帮助的。 主持人:或许是(人经验的)完整 徐修士:对对,会帮助自己。因为我们耶稣会士在社会上也是一直在工作, 对这些事情能够经历,能知道这些环境的艰辛啊,喜乐痛苦的事情啊,也是蛮好的 主持人:我们在印象当中,以为修会是远离尘嚣,可以说生活是很严谨的。那照徐修士所说的,事实上,我们还是要回到社会,跟群众在一起。所以在这个时候,我是否要成为一个修士,那除了自己做一个心灵的探讨以外,是不是要成为一个修士,还要经过教会的审核呢 徐修士:对对,事实上我们进入修会的整个过程,进修会之前,我们会一起跟五个神父谈,一个负责心理,有些看你生活的经验,各方面的情况。所以就是彼此在看,你在选择修会,修会也在选择你,彼此很自由认真的去看,有点像结婚,彼此双方都在看 主持人:大家都在观察,考虑。 徐修士:对。大家去认识是一个很自由的过程,很符合人性。在这样的情况也会比较成熟,比较自然,去走一辈子要走的路。 主持人:感觉是教会给了我们很多的空间,思考的空间,就是你刚讲的人性化。整个教会里头,我觉得,不是轻蔑,觉得是我很想要进这个修会,就做了这个决定,就很匆促的进入了。彼此之间都在考量就对了。 徐修士:对,这个部分真的是在看,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分辨天主的召叫旨意,不是说,完全的在自己内心看生活发生的一些事情。那这些事情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你跟别人的关系,在里面你真的快乐吗,这些东西都可以很自由的去看 主持人:好,我想在这期节目当中呢,我们更深一层认识徐森义修士,他个人进入所谓的召叫,到了神学院。这个每个人也许都不相同,每个人的想法和看法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你的理想在哪里,我们也想在下一期的节目来谈谈。好,谢谢。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