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故事

【见证】|一位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却用自己的生活见证了天主的存在!

【见证】|一位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却用自己的生活见证了天主的存在!

现在的苦楚,与将来要显示在我们身上的光荣,是不能比较的(罗8:18) 这是木兰采访完今天的主人公范兰娇姊妹的故事之后,想到的圣经里的一句话。 范兰娇姊妹,之所以认识天主,是因为当年刚出生的儿子生了一场大病,由此认识了天主教,相信了天主。领洗三十多年,她经历了种种艰难磨难,但她却始终保持着对天主的那份信赖,心里也依然充满着喜乐。她去作见证,传福音。那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的信仰?而她的生活又经历了什么呢? 今天,让我们和木兰一起,走进范兰娇姊妹的故事吧! 木兰:您好,很高兴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可以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范兰娇:感谢天主,感谢圣母妈妈。我是来自江西的范兰娇,我没读过什么书,没有文化,只会讲一点点普通话,很多事也讲不好,但是天主还是拣选了我这样的人来为祂作证。我不是老教友,领洗刚三十多年,我今天六十四岁,我领洗是因为我儿子生的一场病,我才认识的天主教。 木兰:这段认识天主教的经历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范兰娇:可以的。1982年的时候,我生了一个儿子,但他出生没多久就得了一场非常严重的病,眼看就要死了,我那时候天天哭,因为我之前死了两个孩子。我生了四个,之前已经死了两个,剩下的两个,一个女儿腿脚不好,而这个孩子却眼看要死,我哭的死去活来。当时也没听说过天主教,突然有一天晚上,我哭的很厉害的时候,看到一个人,用白布蒙着头,打着赤脚,跟我说:“孩子,你不要哭了。”我当时很害怕,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她又对我说:“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你是兰娇,我来就是让你认识我的。你明天带着孩子回娘家,在那里我会让人带你认识我。”我不知道她是谁,肯定不相信,我以为她是来抢我儿子的,把儿子抱紧。她好像能看到我心里的话似的,又说:“我不是来抢你孩子的,是来救他的。”我还是不信啊,继续抱着孩子哭,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睡醒了之后我还是带着孩子回娘家了,因为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试试看。我不能让儿子死,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我娘看到我抱着孩子回家,就赶我出去,觉得我抱着个死孩子回家晦气,她也担心我大嫂看到会骂她的。我就求我妈妈不要那么狠心,让我待一会就好。在家没等十分钟,村里就有个妇女来我家,她问我儿子怎么了,我说生病快死了,她跟我说,那你去信天主教吧。我那时候哪知道天主教是什么呀,我父母也不知道,听那人说了之后我父亲出去了。过了半个小时吧,我父亲竟然带来一个信教的,是我父亲在村口遇见的,那时候他刚好传教传到我们村口。我父亲就让他带我去信天主教,我抱着孩子出了我家门,我孩子突然睁开眼对我笑了一下。到了那个教友家,他教我怎么念经祈祷,给我讲天主教的道理。从那天开始,我孩子的病也渐渐好起来了,他开始能吃东西,我很惊讶。是天主可怜了我,救了我的孩子。我开始相信天主,所以在1985年的时候,我们全家都领了洗。那时候我们家很穷,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都是教友们帮忙,这点点滴滴都是天主的恩典。我非常感恩,也非常信赖天主,但是魔鬼看到这一点就不服气呀,牠拼命的害我,考验我的信德。 木兰:怎么这么说?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范兰娇:是的,当时,我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有一年生病住院差点断气,到医院医生说没治了,家里人又把我拉回来,他们都觉得我死了,神父听说之后,去给我傅油做临终弥撒。那时候我儿子七岁,他跪在我床头,拿着念珠,一边念经一边说:“圣母妈妈求求你,不要把我妈妈带走,我只有七岁,没有妈妈该怎么办呀,求求你让我妈妈‘活’过来好吗?”我儿子拼命的哭。在他祈祷的时候,我突然“哼”了一声。我儿子跑出去找神父,说我妈妈醒了。大家都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儿子,以为我儿子是太难过出现幻觉。后来大家进去看到我真的醒了,脸色也好很多。在大家以为我死了的这个过程,我其实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看到很多蛇虫,还有大火。面对这些,圣母出现了,圣母让我从那些蛇虫和大火当中跑过去,还说不这样过去,我就没办法得救。听圣母这么说,我就想快速跑过去,我跑过大火的时候,身上被烫出来很多泡,痛的不得了。当我跑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天堂,那里真的很美好。我在那里和圣人圣女们一起开心的蹦蹦跳跳。然后圣母又让我回去,她说就是让我来看看,我还要回去和家人在一起,去容忍我的家人和我的生活。那里真的太美好了,我不想回去啊,但圣母拿着一根木棍一下子就把我打回来了。我醒了也在哭,生活太苦了,为什么不让我在天堂享受美好啊。我看看我的孩子,他眼里都是眼泪,然后心疼的抱着他说:妈妈回来了。我还有在世界上的十字架要背,这是我的补恕,就像我在梦里的景象,不经过那个痛苦,我就没办法得救。 我的生活在人看来很悲惨,我总说是魔鬼带来的,又何尝不是因为我的软弱呀。而且我也没有别人乖巧,比较笨,还没文化。我只能拼命的祈祷,经常念玫瑰经,玫瑰经的力量真的很强大。但是我越祈祷,越信赖,我的生活却越糟糕。 后来,我的身体好一些之后,我丈夫就出去赚钱养家,但他自己在那边学会了赌博,挣的那些钱全部赌输了。我觉得自己好苦啊,我就哭,那时候是我女儿安慰我说:“妈妈,你不要哭了,这都是天主的意思。”那年我女儿才11岁,我和孩子们是教友们接济着熬过来的。 经过这些之后我就想,我要把我两个孩子都奉献给天主,所以他们大一些之后,分别就去修道了。但他们到修院之后没多久就生了大病,先是我女儿,她是严重的胃出血。她在修会发病的时候差点就没命了,在医院抢救过来就回家了。但回家之后也没钱给她治,就慢慢的让她回恢复,身体是恢复了,但却落下了病根,身体一直不好。我女儿的身体状况也不能回修会了,后来就给她找了婆家结婚了,婚后也生了孩子。但因为身体问题,我女儿在她31岁的时候,蒙主恩召回天家去了。我女儿是在我怀里去世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情很少有人能体会,我抱着她真的特别难过,但同时也很安心,因为她不必在承受身体和生活的痛苦了,我知道她会去天堂,去我梦里的那个地方,和圣人圣女们欢乐的在一起。后来我儿子也因为身体状况不好离开了修院,他在修院待了五年,后来身体修养好之后也不能回去了,就结婚生子。但他身体不好,不能做太累的工作,丈夫也是老实巴交没什么能力挣大钱的人,所以我们家一直没有富裕过,有时候还会很困难,生活总是过得很辛苦。但物质的缺乏并不能影响我的信仰,我一直很喜乐的生活。不仅是我,我们一家老小的信仰都很坚定,不受物质的干扰。 木兰:那您对天主就没有过抱怨吗? 范兰娇:没有,如果没有这些事情的发生,没有这些痛苦和磨难,我就不会认识天主,又怎么会这么信赖天主。认识天主,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和荣耀。 我40岁的时候被查出来乳腺癌,手术后医生说,如果保养的好能活20年,如果保养的不好就不知道了。今年我64岁了,距离40岁过了24年,但我的身体比40岁的时候还好,还能蹦蹦跳跳,也能去传福音,为天主作见证。这都是天主的恩典,我很感恩。经过这些之后我就到处作见证传福音。很多人都嘲笑我,说这个女人疯了,说我是罪人,让看到我的人不要理我,因为我家里生活很糟糕。可能看到我家里那种状况,很少有人觉得我们是蒙受祝福的吧,都会觉得我们有罪,受惩罚,才生活的很辛苦。但我不这么认为,这是我要在世界上承受的补赎,免得我犯罪下地狱。我还有很多的故事,但我的普通话不好,也讲不好。总之很感恩天主,愿天主受赞美! 木兰:您经历了这些,生活一直也很辛苦,但却依然喜乐,包括您说您全家都天主的信赖也不会受影响,这本身就是见证。我们的信仰不就是在任何境况下都相信天主,并且保持一个喜乐的心吗。 范兰娇:是的,我文化不高,只知道单纯的相信。我有很多的不足,有很多软弱的地方,好几次我都差点死了,但天主还是要我活着,就是给我机会去赔补自己的过失,这样我死后才能在乐园里。所以我只有感谢天主。 木兰: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为您和您的家人祈祷。 范兰娇:感谢天主,谢谢亚洲真理电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