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与信仰美文】|“闭关”给予我很多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疫情与信仰美文】|“闭关”给予我很多

信仰发自内心,信仰来自行动,信仰是一生始终不渝的追随。一题记

一个出生在教友家庭里的孩子,他的信仰就一定牢固吗?一个成长在教友家庭里的孩子,他的信仰就真的一直都是坚不可摧的吗?我看未必。多少家长尤其是年轻家长忽视了对下一代的“宗教启蒙”从而使接受过洗礼的孩子在这个灯火迷离的世俗中离撒旦越来越近而天主愈来愈远。

2019~2020年,数不胜数的灾难与打击接踵而至:圣母院大教堂的浩劫、澳洲的森林大火、琉球古国宫殿的殒落以及瘟疫向全球的蔓延……这一切过后,我在沉思,这是否代表着天主圣三在警示人类, 自由需有限度,欲望应有范围, “人文主义”中应有道德和敬畏……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让愚昧的民众从听人的话转变为听天主的话。这些变化固然是好的,思想解放固然是对的,但我们是不是需要反思一下:这一切是否失控了?信仰仅仅停留在礼仪而不是行动吗?

我是一名即将参加高考的美术生,经过“集训”的磨难,在艰难困苦后,我真真切切的明白了,天主一直都在,天主一直都在陪我着我。他陪我度过每个战斗在“速写板”上的深夜,他陪我战斗在每一个睡眼惺忪的早晨,他陪我战斗在素描画和水粉画之间,看着我进步、成长,他陪我战斗在每一次考试之中 ……在九个月的努力奋斗和祈祷中,我的画技提升,美术联考通过。与之同步的还有在灵修生活上的又一次升华。相对于身边的青年,在外祖母对我的宗教启蒙下,我对天主的信仰还是比较虔诚的。

信仰来自行动。从瘟疫爆发到内蒙古自治区宣布高三、初三年级开学的这段时间的最初的一个月的时候,除了完成正常的作业打卡和网课外,我心中及其苦闷!对于我来说,无法到教堂参与弥撒,无法办告解,无法在教堂广阔的大殿里吟唱圣诗,无法短时间内到教堂里嗅到点燃后袅袅升起的乳香,我的魂灵就像被抽走一样,坐卧不宁,痛不欲生!但这一切都是短暂的,天主圣智给我指明了方向。在某一次做历史《宗教改革》的习题时,我瞬间想起了班主任历史老师在课上的一句话: “现在有大部分信仰天主教和新教的教徒是不知道他们所信仰的宗教的历史。”我并不清楚其他教友在听到后又什么样的想法,而我个人觉得: “耻辱,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在内心挣扎下,想法最终演变为行动。历时十一天,我用家里老旧的计算机,制作了一个78页的《教会简史》 PPT。不为别的,只为我身边的教友走出这种一问三不知的尴尬境地,在多次请教神父和数次的订正、修改之后,终于在2月25日定稿!

行动并非仅限于此。

在完成PPT后,我并未就此停下。当看到国内的疫情数据在不断攀升时,我慌了!瞬间想起旧约时代,残暴的法老不肯给予希伯来人自由而激起天主的盛怒,终而为埃及降下十灾,给予埃及毁灭性的打击。我在想,这次瘟疫是否和埃及十灾异曲同工?很遗憾我不得而知,又一次,我想起了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曾经说过: “天主是爱我们的,正因为我们软弱,三番五次的得罪他,他一怒之下降下疾病来惩罚我们,给我们警示。”我觉得我有必要在除祈祷外再做些别的什么来平息天主的盛怒,就这样,我又拿起手中的炭铅,支起画架,开始绘制组画《福音四使徒》 .在一次次的起型、对比、深入、修改中,拜占庭风格的《圣玛窦》 《圣马尔谷》 《圣路加》一幅幅的宣告完成,正在创作的过程中,我的画技也有所突破。与画技同步的,还有国内的疫情渐渐好转,我坚信天主听到我,并看到了我的所作所为。由于互联网的缺陷,我始终没有找到圣若望的头像,再加上金漆和定画液的耗尽, 《福音四使徒》一直搁浅到现在。

当回到学校后,我一直在暗示身边的青年教友,希望他们重新依靠天主,勤于祈祷,但无济于事。所以我只能去做好我自己。当我身边的青年教友在圣周五时大鱼大肉、觥筹交错时,我不为所动。当我身边的青年教友在苦难主日仍是精食细脍、饱餐足饮时,我依然不为所动。当我身边的青年教友在做仅仅利己的事情时,我也不为所动且反思自己是否也有过这样的行径。有一次我在问一个青年教友为什么圣周五时不斋戒他对我说: “学校食堂条件不允许呀! “我在心中默默地回答他: “不是条件的问题,而是自己有没有毅力! “我深入了解后得知,这些青年们几乎没有接受过“宗教启蒙“。之所以我不为所动,是因为我深深的记得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所说的: “信仰来自行动!

这次“闭关禁足“给予我很多,在画技精进的同时,灵修生活也近一步升华,也更好的诠释了“信仰发自内心,信仰来自行动,信仰是一生始终不渝的追随!

(Visited 12 times, 1 visits today)
真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