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人的故事】|经历16年的争战,2000年才入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修道人的故事】|经历16年的争战,2000年才入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问:修女,可以介绍一下你们修会吗?

答:我们不算是一个修会,我们是一个使徒团体,我们有平信徒使徒团体和献身团体,我属于献身团体。我们没有终身愿,是每年发一次愿。

问:那你们如果这一年不想继续了,就可以不发愿?

答:如果下一年不想发愿了,可以在这一年里好好分辨考虑,考虑清楚了如果想离开,随时可以走。我们培育的方式和修会是一样的,也有望会和初学这些。

问:你们团体的神恩是什么?

答:我们服务穷人。这个所谓的穷人是很广泛的,不仅仅是物质的贫穷,还有精神贫穷的人,像边缘人,还有那些虽然物质富有但心灵空虚的人。

问:修女您是服务哪方面呢?

答:我是在堂区的一个药店,主要是买药,我也懂医,所以也可以给人看病。除了看病和卖药,我也帮忙堂区做一些服务。

问:修女您做修女多长时间了?

答:我入会很晚,2000年才进入修会,我入修会之前在家里那边工作了十几年。1984年的时候我就想修道,但那时候没有修会,就是住家姑娘,也就是贞女。当时有一个神父,他说一直这样下去也不行,不一定能在家一直待着。所以这个神父就建立起来一个诊所,我们一些守贞的就在这个诊所开始工作,就是1984年,那时候我们有十个人。我一开始是在眼科,后来就转内科,2000年我入会之前就一直在那里工作。

问:修女,你们教区的修会应该也不会成立的太晚,为什么您一直到2000年才入会呢?

答:对,我们教区修会在1986年就成立了。当时那个神父愿意我再多待一段时间,我在诊所算是比较重要的。后来来了个年轻的神父负责,需要我协助很多工作,就越来越难脱手。一直到2000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需要找一个团体,但教区修会需要有负责我的这个神父的推荐信,这个神父又不放我走,教区修会就不敢收我,其实我后来是自己强行离开的,也就是偷跑的,来到我现在的修会。

问:修女,是什么让您想要走独身的这条道路?

答:我出生在一个老教友家庭,我有两个长辈是神父,出来进去的就总能看见他们,他们行为处事和待人接物方面就很吸引我。我经常去看他们,我父母很热心也就不管这些,后来我那两个长辈就经常带我出去避静和学习,我那个时候还很小,一起学习和避静我都是最小的。所以我的圣召受他们的影响很大,他们的精神真的很吸引我。后来我就去了诊所,刚开始不懂医学方面的,在诊所待了一段时间就去专门的学医,毕业之后继续回来诊所工作。

问:那修女您在学医的过程中就没有对某个不错的男孩子产生好感?或者有男孩子喜欢你?

答:那时候很单纯,就一心想要走这条道路,有人喜欢我也追我,但就是没往那方面想。

问:修女,现在也有一些修道人离职,包括神父和一些做了很多年的修女,您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独身人之间的相互吸引的情况?

答:团体会给我们一个很好的保护,每到一个地方服务的都是两个人一起。我们在一个地方服务不会超过三年,每三年就会换一个新的地方,和神父合作的话也只是合作的关系。到堂区的话教友们也会对我们有一个呵护,就是遇到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需要了,教友们都会和热心的帮忙解决。也有人说修女穿的衣服会让人不敢接近,感觉很严肃,有距离感,其实我觉得这种距离感也是一种保护。再者就是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

问:修女,作为一个独身的人,您怎么面对自己的情感和孤独?

答:情感对我来说很大,这是多角度的,有亲情、友情和自己的情绪,当然也有爱情。亲情和友情的存在是很感恩的。爱情的话也是有过,那是很痛苦的经验,那时面对一种选择。面对这样的问题我都会找长上去说,或者找关系好的姐妹说一下,我就是说完之后解决了。孤独的时候也有,但我很感恩有这样的时候,因为孤独的时候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我背后有人,超性方面去想有耶稣,人性方面去想有团体和姐妹们,还有我的家人,他们对我的帮助很大。

问:修女说到家人的保护,但我们到达了一个年龄,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一些问题,修女您怎么看?

答:我觉得现在这个年纪面对的就是一个失落。这个失落感来自于一个是体力下滑,一个是精力达不到,自己又有一个欲望,这个欲望超过了自己体力和精力所能达到的标准,所以就是有很多事情想做但做不到,失落感就很强烈。

问:人到中年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失落,生命慢慢在流逝,度家庭生活的人有孩子,就好像他们生命的延续,修女您怎么面对这个问题?

答:我回家以后现在我哥哥的孙子都有孩子了,就是我往下的第四代,看着这一代一代的延续,我就有种失落,因为想到我修会的一个传承,如果没有圣召的延续,我的修会该怎么延续下去。还有就是我会把给下一代的爱投入到我服务的人身上,一些老人、残疾人也有小孩子,这会让我更好的服务他们,把他们都当成我的“孩子”。就是把这种爱转化了,有时候年轻教友带她的小孩子来我这里看病,孩子喊我阿姨,我都让他们喊奶奶,他们喊我奶奶的时候我的心情真的很舒畅,因为也该喊奶奶了,我的孙子都比那个小孩子大。

问:修女是很正面的转化,就好像面对这些事情更加圆融了,也很容易亲近,其实有一部分修道人上年纪后脾气会变得很古怪,很难接近,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答:我听说过这样的,可能是有些感情,没有处理吧,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不能很柔和的对待,就把比较强硬的一面给出去了。

问:修女,听说你们修会是四愿,多了哪一愿呢?

答:我们还有一个愿就是服务穷人,神贫、贞洁、服从这三愿是基础,它们打好底,使我们更好的去实行第四愿,服务穷人。我们会祖在建立修会的时候就是因为看到很多穷人,那时候到处都是穷人,我们团体就是服务那些人,现在穷人也有,但没有那个时候多了,我们也开始服务精神贫穷的人。

问:修女,你们除了一般修会都有的三愿,多了一个服务穷人愿,这个有没有挑战?

答:对我来说挑战挺大的。我现在也在选择,想着要不要向团体申请离开诊所,去到一个需要的地方,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勇气真正的去服务穷人。

问:的确这很需要勇气,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到这里,谢谢修女的分享!

答:谢谢。

(Visited 20 times, 1 visits today)
真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