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圣经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圣母的问候有什么特别之处?

 

今天我们继续《打开圣经》。

今天我们要讲《路加福音》第一章,其中讲到天使加俾额尔,他向玛利亚报喜,然后告诉她要因圣神而受孕之后,接下来他告诉她,他说你的亲戚依撒伯尔,虽然她已经老年、不生育,可是她现在也怀了男胎。接下来《路加福音》就这样讲,三十九到四十节:玛利亚就在那几日起身,急速往山区去,到了犹大的一座城。她进了匝加利亚的家,就给依撒伯尔请安。依撒伯尔一听到玛利亚请安,胎儿就在她的腹中欢跃。依撒伯尔遂充满了圣神。

在这裡说当圣母玛利亚向依撒伯尔请安的时候,依撒伯尔一听到她的这个话,她的胎儿就在腹中欢跃,她充满了圣神。圣经裡面没有记载玛利亚是什麼样的一种方式,向她请安,如何出现在依撒伯尔的面前,这裡是一片空白,但是留给我们很多回想的餘地,玛利亚她的一举一动,她的言谈,她的眼神,所有的这些一定有很特别之处,因為当她这样一讲话的时候,依撒伯尔就充满了圣神,而且她的那一份欢喜,孩子的欢跃,我们说圣母玛利亚她跟人的问候,这一份问候当中,很多时候让我们看出一个人的人格,一个人的品质,都在这种问候当中表现出来。

我们知道在过去的两千年的时间裡面,圣母显现过很多次,在不同的地方,向不同的人显现很多次。那其中在1858年2月21日的时候,是在法国的露德,当时圣母显现给伯尔纳德,那时候伯尔纳德只有十四岁。当时在她显现的时候,伯尔纳德也有一份描述,当时圣母显现给她的时候是一个什麼情景,伯尔纳德这样讲,她说:我全神贯注的看著她,看著圣母,因為她注视著我就像一个人与另一个人说话那样,一个人与另一个人说话那样,伯尔纳德真正要告诉我们的是什麼?

我们知道伯尔纳德她当时十四岁,她是他们乡村裡面最穷的,差不多的是最穷的一家,在村子裡面,没有人看得起她,每个人跟她讲话,不会是一个非常尊重的那种方式跟她讲话。可是当圣母显现的时候跟她讲话,她突然感觉到,自己非常的被尊重,好像圣母跟她是平等的,一个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所以她讲的这个话,她说:就像一个人与另一个人说话那样,真的是非常的美。当这一个话,当圣母这样跟她显现的时候,在那个圣母的眼神当中,她感受到自己被接纳、被尊重。

接下来在1917年5月13日,圣母在葡萄牙的法蒂玛(花地玛)显现给三个孩子。当时路济亚十岁,方济各九岁,还有雅仙达七岁。在后来的路济亚的描述,圣母显现给她的情况,她说圣母使我感到身心的自由与扩展,她的圣善非但没有使我们感到一无所是,反而让我们充满了欢乐,言谈一点也不受拘束,我心中有一份渴望,要和她说话。

有时候我们跟非常圣洁的人交谈的时候,我们会觉得:我是个大罪人。可是圣母却不是这样,圣母虽然如此的圣洁,可是当她跟我们交往的时候,她让我们感觉到一点都不受拘束,没有因為她的那一份圣善,而让我们觉得自己非常渺小,她反而使我们觉得非常的自由与扩展,我们有一份渴望要跟她讲话。

我们知道1917年圣母在法蒂玛(花地玛)显现之后,在5月13日之后,一共是六次,最后一次是10月13日。在之后的五次显现的时候,第一个讲话的都是路济亚,路济亚总是说:你希望我為妳做什麼?你看是很自然的事,她主动的向圣母讲话说:你希望我為妳做什麼?所以从这个地方,从圣经裡面,和从在露德和法蒂玛(花地玛)圣母的显现让我们看到,圣母跟我们显现,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她的那一份问候是非常不同的,她使我们感到被尊重、被接纳,使我们觉得自由与扩展。在这个地方,我们说圣母是我们眾人的母亲,也教给我们做父母的,当我们开始与自己的孩子交往的时候,我们要学习圣母,也能够让自己的孩子,觉得被尊重,被接纳,和被爱。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实在一无所缺。

 

今天我们继续《打开圣经》。今天我们要讲《圣咏》二十三篇的第一节,这一句非常有名: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实在一无所缺。任何文化中,总有一些膾炙人口的诗句,你说出上句,人们自然会答出下句。比如说我们中国人,你说「慈母手中线」,人自然答「游子身上衣」。你说「举头望明月」,人自然答「低头思故乡」。再比如,你说「谁知盘中餐」,人自然答「粒粒皆辛苦」。同样,对於我们在基督文化当中长大的人来说, 你说「上主是我的牧者」,人自然会答「我实在一无所缺」。但是知道这一句圣咏是一回事,生活这一句圣咏又是另一回事。经常我们会说,我知道上主是我的牧者,这句圣咏我可以倒背如流,可是為什麼在生活裡,我常会觉得缺这缺那,还有很多需要的东西?

原因在哪裡呢?原因在於「知道」这一句圣咏,我「知道」上主是我的牧者,和「认识」这一位牧者,是两件大不同的事。在这裡我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有一次大家聚会,聚会的时候有一位著名诗人在场,他极有朗诵才能,大家就说:「能不能请你帮我们朗诵一篇莎士比亚的作品,让我们也欣赏欣赏?」他欣然接受,说「好,那我就给大家朗诵一段」。然后大家坐下来,他就朗诵了一段莎士比亚的作品。非常的棒,抑扬顿挫,声情并茂。他朗诵完后,大家给他一片掌声。这时,在座的有一位老神父,他走过跟这位诗人说,「您朗诵的实在太好了,很美。你能不能给我们朗诵《圣咏》二十三篇,上主是我的牧者。」这位诗人说:「我知道这圣咏,我也很喜欢。好,那我就為大家朗诵圣咏二十三篇。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在我朗诵完后, 尊敬的神父也要為大家朗诵」,眾人都赞成,老神父也就勉强答应了。於是,大家都坐下来,开始听诗人朗诵。非常的棒,声音抑扬顿挫,声情并茂,非常地好,整个圣咏二十三篇朗诵一完,大家给他热烈的鼓掌。现在轮到了老神父,他站起来说,「好,那我也给大家朗诵这一篇,《圣咏》二十三篇。」然后他就一句一句地,与其说朗诵,更确切地说是祈祷出来。虽然说他的声音没有那麼好听,抑扬顿挫也好像不是在那个合适的地方,但是一句一句,当他祈祷出来的时候,眾人的感觉是大不一样。当他祈祷完整篇上主是我的牧者以后,坐下,屋内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鼓掌,但是很多人的眼睛裡含有泪花。这时,诗人站起来说:「你们知道在我和神父之间有什麼不同吗?我可以朗诵的是这一篇圣咏,但是他却认识那位牧人。」,因為老神父的一生,是祈祷的生活,他对这位牧人非常的了解。」就像耶穌在《若望福音》裡面讲到一句话,在第十章二十七节,祂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随我。」一个真正跟随耶穌的人,能够认出他的声音,当我们祈祷的时候,真正知道祂是我的牧者。

所以,很简单的道理,就如同我们会背「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并不代表我们真的就成了孝子。我们能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并不代表我们爱故里,我们知道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并不代表我们就成了一个能够尊重粮食、尊重他人劳动的人,这之间有一个很大的距离。同样我们能够背出「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实在一无所缺」,跟我认识我的牧人、听得出耶穌的声音,能够跟随祂之间,也有一个很大的距离。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不光能背出这一首诗篇,也能够认识这位牧人,因為当我真正认识耶穌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才是满全的。那个时候我们可以说,我实在一无所缺。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行善而受苦与作恶而受苦,哪样更好?

 

圣经这样讲,若天主的旨意,要你们因行善而受苦,自然比作恶而受苦更好。在这句话裡面,我们说天主的旨意,当然不是说天主愿意我们受苦,不是这个意思。

真的要讲的意思是说,有的时候,天主允许一些事情在我们生活裡发生,发生的时候我们会受苦。

这裡自然就有两种不同的受苦,一种叫做因行善而受苦,有一种叫做因作恶而受苦。哪一样更好呢?当然很自然,人们知道因行善而受苦应该是更好,為什麼?因為天主是公正的天主。

但实际生活中,人接受因行善而受苦比作恶而受苦更加困难。為什麼?因為如果一个人,因為做好事,因為行善,样样都做得好,可是却因而受苦,我们一定会说,这太不公平!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出车祸,在高速公路上你出车祸了,受了伤。受伤以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往往人会為自己的第一个问题是:為什麼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假如说责任在你,譬如,你车子开得太快,该停的时候没停,你撞到别人车子,结果你自己受了伤。

这个理由很容易找到,哎,都是因為我没有认真驾驶,超速了,所以我受伤了。但是如果你想想看,假如说你今天是另外一个人,你从来开车就非常小心,也不超速,你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司机,可是别人开车把你撞了。这个时候你躺在床上怎麼想,為什麼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

这个时候你觉得很难接受,因為你样样都做得好,开车开得很好,可是為什麼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这个时候你没有做错而受苦,是很难接受的。

天主怎麼回答?其实在圣经裡,一直有回答。在旧约裡面。有一篇就是在《约伯传》。约伯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他说我样样都做得好,可是為什麼却受这样的苦?

我觉得约伯是一个很被人误解的人,圣经裡,在《约伯传》最后的章节,天主特别跟他讲话,天主说到他的三个朋友,就是一直想说服约伯承认自己在那裡做错了的朋友,天主这样讲 – 在谈论我,(就是在谈论天主上),祂说:我的僕人约伯,比你们谈得都好。

另外的三个人(祂说)你们讲的都不对。那麼约伯讲论天主的时候,什麼地方讲对了呢?我们知道约伯不是一直在抱怨、一直在说,為什麼要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无辜的人要受罪吗?其实在第十六章十九节,在那裡约伯讲了一句话,非常的关键,他说: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候,我相信在天上有人会為我作证。

是谁呀?从上下文我们知道,他说的是天主。虽然他说最好是在天上有天庭,他要把天主告上被告席,但是他说,天主是我的辩护人。难道说,约伯是想说天主跟天主作对?不是这个意思。

他真正要表达的是,天主是公义的天主,祂是真正公义的天主。如果天主是公义的,我可以指望祂,哪怕是我到不了天上去,天主自然会维护我。

 

约伯在这个时候所表达出来的,是真正的信德。

这种信德是在我们看不到尽头的时候,在我们无端受辱的时候,或者在我们因為行善而受苦的时候,仍然相信天主的那一份信德。这一份信德,在耶穌基督身上,是更加彻底地表现出来。祂是我们人类歷史上所生活过的最完美的一个人,但是祂所受到的是最大的惩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但是我们知道天主举扬了祂,使祂从死者中復活。

因此,我们看到从约伯、从耶穌的生命展示给我们的是,的确,只要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经歷痛苦是在所难免,但如果要选择的话,与其说作恶受苦,我们中国人叫做咎由自取,还不如因行善而受苦,因為天主是信实的天主,最终,天主必会维护我们。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为什么恶人也会既富足又长寿?

 

今天我们继续《打开圣经》。今天我们要探讨的一个话题,是经常困扰大家的一个问题,為什麼作恶的人,天主好像也不惩罚他们,他们既富足又长寿。这个问题在《耶肋米亚先知书》也有提到。我们在生活裡面也经常有人提到这个问题,為什麼恶人不马上得到恶报。在这裡,这个答案是在《玛竇福音》第五章的四十五节,主耶穌这样讲,他说天主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这是天主的仁慈,天主对好的人、不好的人,恶人、善人,都眷顾。

经常,我们人很难接受天主这样的做法,因為在我们的认知中,善要立即得善报,恶要立即得恶报,这才公平。这是因為我们的想法受到二元论的影响。什麼是二元论呢?二元论的世界观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有好的有坏的,好的是天主,恶的就是魔鬼。天主和魔鬼是两个对等的对立力量,互相争斗,在这样的一个信仰、或二元论的世界观裡面,实际上是两个神,不是一个天主,不是一个神,而是两个神,一个好天主,一个坏魔鬼。持这种观念的人,很容易使自己陷入假正义,為什麼称為假正义?因為自古以来绝难见到一个人说,我是属於魔鬼那个阵营的,人往往说,我是属於天主那个阵营的。虽然人们都说自己是属於天主的。但纵观人类歷史,不乏人以天主的名作恶的人,如果他人不同意我的观点、看法跟我不一样,他们就是受了魔鬼的诱惑,就是代表魔鬼,就可以去消灭他们。所以,这个二元论的世界观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了很大、很大的毁坏。

持二元论思维的人,在面对人生不如意的时候,不是认真地负起自己的责任,而是会很快找到替罪羊,最方便的就是找魔鬼做替罪羊,结果是我们自己拒绝承担责任。我们再看,為什麼天主不马上惩罚恶人,因為天主所造的一切,天主说都说是好的。虽然人因著自己的自由意志,常常会活不出那份美好,有的时候人甚至会作恶。但天主是仁慈的,天主愿意给人时间,给人机会去悔改,即使是作恶的人,仍然有悔改的可能。所以天主有耐心等待。我们知道圣经裡面,在《箴言篇》二十四章十六节说,义人也会在一日之内跌倒七次。如果义人,也会在一天之内跌倒七次,更何况你我呢。从这裡看,為什麼不马上惩罚恶人?也是对你我的仁慈。虽然我们觉得自己不是恶人,可是我们与天主无限美善相比,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可以称作是恶人。天主的仁慈,是给我们时间,给你、给我时间,去悔改,努力渡一个美好的人生,这实在是天主的仁慈。

所以在这裡,我们不要受二元论的影响,而是时常想到,天主,我们的天父,是如此的仁慈美好的天父,即使作恶的人,祂也给他们机会,实际上也是给你、给我悔改的机会,使我们能够在每一天的生活裡面,时常的像天父那样,祂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换句话说,是使我们成為天主慈爱的渠道,善待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不要随随便便把一个人称為说:他就是魔鬼,因此这个人就是要被彻底的惩罚。我们要做天主仁慈的渠道。不光是爱那些我们所喜欢的人,也记得為那些我们所不喜欢的人祈祷。也愿意他们能够转变,希望他们也能够活出天主所希望的那份美好。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贬低别人不等於抬高自己

 

今天我们继续《打开圣经》。今天我们讲旧约的《肋未纪》十九章十六节。这句圣经的话是:「不可毁谤你的本族人,也不可危害人的性命。我是上主」。这是天主法律裡面的一句话,我们看到,这裡的毁谤─在背后讲别人的坏话,毁谤别人,几乎是等同於危害人的性命。这两个是紧接著连在一起的。我是上主─天主是判断一切的人,要求我们不要去毁谤别人。

什麼是毁谤呢?毁谤他人就是我们讲虚假不实的话,去损害他人的名誉。这个在天主的眼中,是非常不蒙喜悦的,也是在我们与人交往当中,非常坏的一件事情,如同於损害人的性命。在这裡我讲一个小故事来说明,我们知道犹太人的传统,非常注重学习圣经,也叫Torah,是指旧约,学习天主的法律。学习的方法就是学生跟著老师学习。其中,有一个小故事,讲的是这样,说这个学生跟著老师学习天主的法律,其中有一个学生,到老师那裡去控告另外一个学生。他说:老师,谁谁谁,他做了什麼什麼事情,他犯了罪,应该受惩罚。可是,这个老师却对这学生这样说,「应当受惩罚的是你」。然后就罚了他受鞭刑。当鞭子打在他身上时,这个学生就一边挨打,一边抱怨,他说,犯罪的是某某某,可是挨鞭打的却是我,為什麼挨鞭打的却是我?这学生挨完鞭子后,老师说,现在我就告诉你,你明明知道天主的法律,在《申命纪》十九章十五节是这样讲:一个人无论犯了什麼不义,什麼罪恶,或什麼过错,只有一个见证,罪名不得成立;须凭两个或三个见证的口供,才可定案。老师说,你明明知道天主的法律,知道你一个人来控告罪名不成立,可是你还是来控告,明知道你的话不能确立,可是你仍然要做,说明你就是要背后讲人的坏话,因著这个,你要受鞭打。

今天我们看到,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告诉我们,在我们讲话的时候要小心,特别是在背后讲人话的时候,经常是讲一些不好的话,讲别人不好。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是很自然的,习以為常,不自觉地就是要讲。如果是我们自己去这样讲的时候,这裡圣经讲的很清楚,你要有另一人或两人与你一起做见证。為什麼呢?因為经常我们看不準,因為我们说看到别人做了一件什麼事情,或者听到别人讲了一句什麼话,我们的解释可能会有错,我们看,可能看不準,很多时我们加上我们自己的一些解释,加上自己的想法,我们歪曲了别人。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背后讲了别人不好的话,加了很多我们自己的解释在裡面。天主不喜悦我们这样去做。在这裡我们讲到,要有两个人或三个人,同时去讲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滤掉很多我们自己的那些主观意见。因此我们要小心,一个是要小心自己,不要在背后讲别人,加上很多个人的意见,讲别人不好的话。另外我们要很小心别人到我们面前,来讲别人不好的话。特别是当别人给你讲,哎,我跟你讲句心裡话,接下来你要小心,很多时候下面的话,是要开始讲别人不好的话。还有的时候,别人对你说,我给你讲句实话吧,接下来他要讲的,可能很多时候也是讲别人不好的话,你要非常的小心,这个时候,不要去听这些不太好的话,也不帮著添油加醋,因為你这样做,就是在别人背后做了对别人不应该做的伤害,如害人性命。

在这裡我们要记得,贬低别人,并不等於抬高自己。圣经裡有一句话,是耶穌亲口告诉我们的话,是在《玛竇福音》第五章的三十七节,告诉我们应该怎麼样讲话。祂说:你们的话当是:是就说是,非就说非;其餘多餘的便是出於邪恶。是就说是,非就说非,不要道听涂说,再添油加醋。因為贬低别人不等於抬高自己。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你拥有的多,不代表你就能看低别人!

 


今天我们继续《打开圣经》。今天我们要讲的是《玛窦福音》第二十五章。其中耶穌讲什麼是天国,祂说天国好像一个人要远行了,就把自己的僕人叫来,然后把财產託付给他们,按照他们的才能,他给了一个人五个塔冷通,塔冷通是那个时候的一个黄金的衡量单位。

用今天简单的话说,一个人给了五个金币。另外一个人给了两个,还有一个人,给了一个。然后这主人就远行了。过了一些日子,主人回来了,就把他们叫来,问:我给你们的那些金币,你们都用来做什麼了?这个时候拥有五个塔冷通的说:主人,你看我用五个塔冷通,我拿去做这个做那个,又赚得了五个,现在我一共有十个了。

那有两个塔冷通的说:主人,我拿这两个去做了这个,做了那个,然后我又赚得了两个,现在我一共有四个。然后最后一个说:你给了我的一个塔冷通,我什麼也没干,我就地挖了个坑把它埋了,现在这一个还给你吧。这个时候主人讲,对这个有五个又赚得了五个,有两个又赚得两个的,跟他们说:善良忠信的僕人,你既然在少许的事情上忠信,我要委託你管理更大的事情。

因為我所託付给你的,你尽心尽力去做了,进入你主人的福乐吧,有一份承诺给他们。但同时给那个只有一个,在地上把它埋了的这个人说:你这个可恶而懒惰的僕人,这个无用的僕人,我要把你丢在外面的黑暗中。

在这个小的故事裡,我们看到天主给每一个人有不同的礼物,有的人得了五个塔冷通,有的人两个,有的一个。这裡所指的塔冷通,我们可以理解為,天主赐给每个人的那一份才能,那一份智慧,每个人都不一样。

有的人有强壮的体魄,有的人有聪明的头脑,有的人干体力活很好,有的人更愿意用脑,说的不同的才能,有的有音乐才能,有的有文学才能,有的有语言才能,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天主给每个人不同的才能,不同的塔冷通。那当我们得到这一份塔冷通的时候,我们要用它们,用它们做什麼呢?為整个世界造福。

接下来还有一句话,在这裡我们看到,《路加福音》十二章的四十八节,是这样说,给谁的多,向谁要的也多;交託谁的多,向谁索取的也格外多。换句话说,天主给我们每个人的那份才能不一样,给得多的,天主要求我们所回报的也多。

回报给谁呢?回报给天主,使祂的名得光荣;回报给周围的人,使眾人得益处。但是,一个人经常犯的毛病就是,当我们自己拥有的多的时候,常常就瞧不起比自己拥有的少的。比如说你的财富多了,你就说比自己拥有的少的,说他们懒惰;说自己更有能力,比如说你很有音乐才能,你就觉得那些五音不全的人,哎,他们这麼没有用。

在很多时候, 在我们拥有这一份礼物的时候,我们就容易瞧不起别人,觉得别人不如自己。但实际上我们要知道,天主讲的很清楚,给你的多向你要的也多。之所以给我们多,是要我们服务他人。如果是我们有这方面的才能,要善用它,去為他人服务,给去别人带来益处,使别人也获得建树。

因此,在这裡我们要记得,当我们一个人有更多的才能,财富的时候,我们要想到这是天主所给我们的一份责任,去照顾那些没有那麼多才能,财富的人。如果我们今天健健康康,也就是说我们有这一份财富,身体健康的财富,要用来关心那些生病的人。

如果今天我智力好,有能力学习,也是给我们一个机会,去帮助那些在学习上有困难的人。所以,如果我们得了天主给的才能,给了你五个塔冷通,不要花心思去贬低那些只有两个或一个的人,说你看别人都比我少,不是这样子。

我们真正要花心思的,是怎麼样去善用这五个塔冷通,把所有天主所赐个我们的能力用好。因為,记得这一句圣经的话,「给谁的多,向谁要的也多;交託谁的多,向谁索取的也格外多。」我们所拥有的才能,是用来对天主对我们的要求做出回答,我们有一份责任,要交一份答卷,给天主交那一份答卷,因為是天主给了我们,我们才有才能。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看到別人有成就時,怎样处理心中那份酸溜溜的感觉?

 

今天我们继续《打开圣经》,讲《撒慕尔纪》上篇,第十八章的第七节。这裡讲了一段故事,说当时以色列人的国王叫撒乌耳,他手下有一位名将,就是后来成為国王的达味。有一次他们出去打仗,大获全胜。 回来的时候,人们载歌载舞欢迎他们凯旋归来。圣经这样讲:众妇女舞蹈歌唱。

然后她们说,撒乌耳杀敌一千,达味杀敌一万。撒乌耳於是就发怒,他就开始生气了。从那一天开始撒乌耳就怒视达味。為什麼他怒视达味呢?你手下的将领,能够杀敌这麼多,不是很好吗?可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撒乌耳就嫉妒达味,凭什麼说他比我更了不起?比我能够杀敌更多?这裡我们看到,人的一个通病,就是当看到别人比自己多的时候,我们自然的感觉就是我少了;看到别人有成就的时候,自然就觉得好像我就不够好了。其实并不是这样。

但是在圣经裡我们看到很多类似的例子。比如说在《创世纪》裡,在第四章我们看到加音和亚伯尔。因為天主悦纳了亚伯尔的献祭,加音就很生气。於是后来他谋害了亚伯尔。《创世纪》三十七章我们看到雅各伯非常喜欢他的儿子若瑟,给了他一件彩色的袍子。

其他的弟兄就非常的生气。其实其他弟兄并没有减少什麼,他的父亲该给他们的东西,他们样样都有,可是就是因為其中有一个弟兄有了一件彩袍,他们就非常的生气,最后他们竟把若瑟卖做奴隶。

中国古语也有一句话,叫做「不患寡患不均也」。 指的就是这种人常有的一种反应,就是说我其实并不是因為我拥有的不够,这不是问题。问题出在哪裡?是我觉得「患」什么呢?不开心的是「大家不平均」。当然人们讲的不平均,不是因為看到比自己少的人,往往是看到比自己拥有更多的人,是说他凭什么拥有那麼多,而我不如他拥有得多。很多时候,说「不患寡患不均也」,实际上说的是我看不得别人比自己更多,更强,更好。这个很多人常有的一个通病。

在这里我们看到,实际上天主创造我们每一个人,给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一份才能。每一个人只要尽自己的所能,能够辛勤的劳动,创造财富,有的人能够拥有得多,我们应该為他高兴。譬如说别人有一件,像若瑟那样得了一件彩袍,比自己的更加美丽,比自己在人前更加体面,那我们应当為他高兴。同样,如果有人像达味那样,比自己更能干,特别是如果是你的属下,更加有聪明才智,更加能干,不需要嫉妒他,而且能够更多地给他创造机会,使他发挥自己的才能,使众人受益。这才是圣经所要教给我们的生活道理。

所以我们只要尽自己的能力,无论是得多得少,都能够常怀感恩的心。圣保禄在《罗马书》十二章十五节裡讲了这一句话,他说:应与喜乐的一同喜乐。他教给我们应当用什么样的心态,和喜乐的人相处。应与喜乐的一同喜乐。当别人拥有的多,只要别人是靠辛勤劳动所得来的,当别人有更好的才能,当别人得到他人更多的讚誉,我们应当与他一起高兴。因為毕竟一个大度的人,不是说一个人拥有多少身外之物,总拿自己跟别人拥有多少相比,而是指一个人的心有多大。

而讲心有多大,往往我们没有困难去容纳不如自己的人,但是很多人都有困难,去容纳比自己更加有才能,比自己拥有得更多,比自己更有才能的人,往往我们难以容纳这样的人。一个人的心真正是大,就是能够也容得下,比自己更加好的人,比自己更加强的人,比自己更加有才能的人。

我们就记得今天圣经要告诉我们这一句话,《罗马书》十二章十五节:应与喜乐的一同喜乐。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成就感

 

耶穌告诉门徒,外表不是成败的标準,而是「你们的名字登记在天上了」。你的成就在於天主的喜悦,在於你贡献了心力,做了祂託付给你的事,向人报导了天国的喜讯。别人接受与否,是另外一件事。耶穌要我们寻求的,是使天父欢欣,而不是满足自己的成就感。

真理文化 By真理文化

我们该做什么,才算做天主的事业呢?

第二天,留在海对岸的群众知道原先在那里只有一条小船,已被门徒们驶走了,但耶稣没有与门徒们一同上船。另外有几条船是从提庇黎雅来的,停泊在靠近主把饼祝谢后分给众人吃的地方。这时,群众知道耶稣和门徒已不在那里,就上了船,往葛法翁找耶稣去了。他们在海的对岸找到了祂,就对祂说:“老师,祢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耶稣回答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找我,不是因为看明白了神迹,只是因为你们有饼吃,且吃饱了!你们不要为那会朽坏的食粮劳碌,却要为那能给予永生的食粮而工作,这就是人子要给你们的食粮,因为祂是天父所印证的。”他们便问祂:“我们该做什么,才算做了天主所要求的工作呢?”耶稣回答他们说:“天主只要求你们做这事:信祂所派来的那一位。”

 

真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