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从20岁到30岁,她把女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献给了天主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见证】|从20岁到30岁,她把女孩子一生中最美好的十年献给了天主

玛利亚说:我是上主的婢女,愿照祢的话在我身上完成吧。

这是圣母玛利亚面对天使传报给她成为耶稣基督母亲的使命时,玛利亚的答复,那年玛利亚只是一个还未出嫁的十几岁花季少女。

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Mary姊妹,大学期间心中萌生为教会服务的渴望,她认定那时天主对她的召叫。大学毕业工作一年之后,她没有再多做考虑和停留,像玛利亚一样答复说:我是上主的婢女,愿照祢的话在我身上完成吧!那年她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女,一晃十年,她最美的年华献给了教会,但她却说她的青春无悔,她的心中依然充满着为天主工作的热情。

大学期间究竟是什么让她产生了服务的渴望?这十年,又是什么样的经历让她继续充满活力的为天主和人服务?

今天跟木兰一起走进Mary的故事……

木兰:您好,很感谢您愿意来分享您的故事,可以先做个自我介绍吗?

Mary好的,叫我Mary吧,我目前在一个小的教育机构做初中辅导老师。过去的十年,我主要在教会做全职服务青年的工作,服务结束后读了几年神学,这是我大概的经历。

木兰:那是2010年的时候就开始服务了是吗?为什么会想要做全职的青年工作呢?

Mary是的,2010年,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大学期间接触了几个服务青年的平信徒,他们的服务很吸引我,然后我心中就有了想要和他们一样的渴望。我大学毕业之后工作了一年,这种渴望还是很强烈,所以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做青年服务的这项工作。

木兰:您说到被大学期间做青年服务的平信徒吸引,可以分享一下具体怎样的一种吸引吗?

Mary就是觉得他们的生活特别美好,充满热情,自由而喜乐。他们心中都有一种使命感,这种使命感让他们的人生很有意义,我也想要这样的生活。

木兰:后来您就决定加入了他们了吗?

Mary是的,但在决定是不是要选择做这份工作之前,我们要参加一个几个月的培训学习,参加那个学习也是分辨,让自己更清楚自己的选择。学习的课程也很丰富,有灵修,有祈祷,也有一些实际应用的课程。从认识自己到认识自己和他人的关系,再到认识自己和天主的关系,层层递进,让我越来越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渴望和使命。期间也有导师陪伴我们的个人辅导时间,导师也会帮我发现一些我发现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必要的个人祈祷时间,那时候我每天下午都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去拜圣体,在祈祷的时候我也会祈求天主给我一个指引。对我影响特别大的是学习期间看的一部关于圣方济沙勿略的影片,叫《追忆沙勿略》。我当时看到沙勿略的那种精神,他那份纯洁的热火,还有他做的那些事情,都激励着我的梦想和渴望。影片当中沙勿略有一句台词,他说:“如果你不知道往哪里走,你迟早有一天会迷失方向。”。其实那个时候我内心隐隐有一种声音,我多少也知道这个声音是什么了,这部影片让我更有勇气去听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就是我的渴望,是天主对我的召唤,这个声音就是我的指引,让我不断清楚自己的方向。更让我确定这份召唤的是另外的一次课程,讲课的导师在电脑上打出两行字:十字圣架主为谁流血为谁死,世间苦路你为谁牺牲为谁活。这句话让我不再逃避内心的这份渴望,虽然过程中肯定还会有一些小挣扎。

木兰:挣扎来自于哪里呢?

Mary这份渴望跟自己从小的梦想以及家里人对自己的期待太不一样了,和自己的梦想有冲突会让心里产生一些波动,但随着内心的召唤越来越强烈,我也知道我必定要答复这份使命的。但是,当我决定做这个选择的时候,挣扎的是不知道怎么跟父母坦白这件事,他们本对我的期待就是很普通的,毕业、工作、成家,但我现在决定做的事情是从来没有在他们对我的期待中的。

木兰:是啊,对他们来说太意外了,那您怎么跟他们说的呢?他们对您的选择是什么样的态度?

Mary其实我本来打算毕业就去参加那个培训然后服务,之所以工作一年之后才去,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考虑到家人的感受。一开始他们知道我的意愿之后是非常不赞成的。因为他们供我上大学就是想让我找个比较好的工作,这样未来也有保障。其实我对他们的想法是很理解的,父母都一样,担心自己的孩子吃苦。一开始我也不会刻意的经常跟他们说这件事,我会为这件事不断的祈祷,然后选择合适的时机跟他们说,就是把我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在这期间也能看到天主的奇妙做工,他们的态度从开始的极力反对,到后来虽然还是不赞同但也不会去反对,不限制我的自由,就默许我去做这个服务了。

木兰:确实,父母都想根据自己的经验让孩子有个安稳并且有保障的生活,可你的选择似乎超出了他们的经验,但他们还是让你去了,不过您一服务就是十年,父母面对你一年又一年的服务又是什么态度呢?您自己有想过会服务这么久吗?

Mary当我最终走上这条服务的道路之后,心中真的很感恩。每天的生活充满热情,有做不完的事情,用不完的精力。所以在我服务一段时间之后我就觉得,可能我不会服务一年就离开,但我也不知道会多久,对于这项服务到什么时候,我保持一种开放的状态。当时家里人想着我可能就服务一年,在我第一年服务的过程中他们就经常问我什么时候找工作,对未来什么规划等等的问题。但我心里还是想着继续服务,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心中那种张力和矛盾就出现了。尤其是在我回家的时候,每次我的父母都会跟我聊这个问题,他们说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很沉重的。不过每次在我回家之前,都会认真的做祈祷,我心里是确定的,这项服务的工作是天主对我的召叫,所以我也相信天主会为我开路的,虽然对我来说过程很难。我会向我的父母表达一下我的渴望,我想要的生活。会告诉他们,我现在做的让我感觉很充实,很有意义。很多时候说这些父母是听不明白的,也跟他们说不通,气氛就会有些紧张,不过还好,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是天主特别的保守。

木兰:我觉得您的父母还是很尊重您的,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他们没有用道德绑架您,我也想知道,后来他们是怎么接受您连续服务这么久的呢?

Mary是啊,现在回头去看的话,其实我能看到父母对我的用心和他们对我的选择的尊重。我的导师也跟我说,其实父母也是出于爱,用他们的方式表达。因为他们能看到的就是世间这些呈现在眼前的生活方式,比如成家和找一个有保障的工作。就像你说的,我的抉择是超出他们经验之外的,他们没见过,所以他们会担心,所以我很理解他们的态度。最初他们出于爱和尊重没有限制我的自由,到后期大概是我的父母看到我做这样一个决定不是一时的冲动,不是新鲜和好奇,是我真的热爱这项服务,服务起来非常有激情,有力量,也看到我内心的充实和喜乐。因为我会找机会经常跟他们分享我的生活状态和我的想法。其实父母无非是想要看到儿女幸福快乐,如果我现在选择的生活就是可以让我幸福快乐的,即使他们不了解,但他们还是会接受的,因为他们爱我。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担心,会不会因为我的这个选择影响我父母的信仰。到后来我发现并没有,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甚至是更加的热心,去教堂念经祈祷,是我多虑了,他们和天主的关系比我想象的深多了。

木兰:您的分享让我产生了一些共鸣,我觉得大部分的父母不是故意干涉我们的选择,而是在他们眼里我们永远是孩子,他们担心的是我们用不够成熟的心思去任性的做选择,当他们看到我们是认真的,并且在自己的选择当中获得安稳的时候,他们会发现我们长大了,能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了,这个时候他们会选择慢慢的放手,让我们去过我们想要的生活,其实这不仅仅是为做教会服务的人来说,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这样。

Mary是的,不过沟通也是很重要的,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想法,我们的生活状态,这样他们就不会凭空猜测。很多年轻人因为觉得父母听不明白,也不懂就不说了,不说就会猜,人都会把事情猜的比实际情况可怕很多,长期的不沟通,是会让矛盾加深,彼此也更加不理解。就像我前面说的,我跟我父母说我的想法,他们很多时候都是不懂和不理解的,但我还是会告诉他们。不过还是很感谢我的父母对我的尊重和爱,才会不打断我跟他们的沟通,他们不理解,但他们也会祈祷。

木兰:让我想到了圣母妈妈,对于自己还不明白的事情“默存心中,反复思索”,这是天主给您和您的父母特别的恩宠。想了解下,您的服务工作具体是做什么呢?又是什么原因让您服务了这么久?

Mary主要是负责陪伴青年,带他们聚会还有外展。外展就是组织他们活动,祈祷还有一些体验活动等等。在这个服务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多人的生命被影响,尤其是看到他们因着这些聚会活动的时候,被天主的爱所打动,他们对天主的那份渴望开始加深。他们也在天主内越来越认识自己,意识到自己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来自哪里,开始清楚自己要渡过怎样一个人生。看到他们的这个状态,我就更加肯定我的使命工作,这也奠定了我未来的工作方向。虽然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但心中就是一个坚定的意愿,服务人灵。坚定了这个意愿之后接下来我就在想,我要如何更好的答复这份使命呢?或者是说答复如何更好的答复天主对我的召叫呢?我想我可能需要去系统的学习一些东西。

木兰:所以您就选择了去读神学吗?

Mary是的,学习神学应该是比较直接有效的方式。我自己在之前的服务当中,很多都是来自个人与天主的经验分享,对教会传统的神学道理知道的不是很全面,为了更好的服务就要深入的去了解教会,所以就选择去读神学。也是希望通过学习,让自己的经验能和整个教会的神学系统,还有教理、伦理整合到一起。这样的话,就可以在更专业的层面去服务。我刚才说到服务人灵,这话说的觉得挺大。其实我想的服务就是能让人体验到天主的爱,让他们知道自己在天主那里本来的身份。

木兰:您现在是一个培训机构的老师,所以当时神学毕业之后您想的是在工作中去影响他人,不是说非要像以前一样做全职服务对吗?

Mary这个问题很好,也是我今天早上祈祷当中跟天主谈论的内容其中之一。我神学毕业之后,没有马上找到合适的地方服务,当时我心中就有另外一个声音,觉得在社会上工作一下也挺好的。因为我毕业只工作一年就去服务了,社会经验很少。我需要这方面的经验和历练,以后服务的人群大部分都是社会上的人,这样的话,我的社会工作经验就尤为重要了。所以工作一下,积累一些社会经验也不错。我们不是也需要在生活和工作当中去活出信仰吗?这样也挺好,让我更脚踏实地。再说到以后是做怎样的服务工作,我觉得天主会指引我的。我目前还不清楚,但我也在不断的祈祷当中去经验到天主,既然祂造就了现在的我,祂比我更清楚把我放在哪里最合适。所以我还是对天主保持开放的态度,也在自己目前所处的环境当中邀请天主跟我一起分辨,做什么服务,全职还是兼职,在天主的带领下会渐渐明了。目前的话,我就在自己现在的工作当中去负责好自己负责的工作,也活出自己的信仰,接下来的就是等待。

木兰:在这样的等待当中会不会有担忧?

Mary当然,面对未来的话,有期待也会有担忧。因为我们总想着能看的更长远,最好知道结果。但事实是,无论我们做什么都只能看到当下,我们不知道我们每一个选择对于未来意味着什么。我的选择是让天主带领我往前走,然后一点一点的看清楚。虽然这么说,但因为我们都害怕不确定的东西,所以我的内心难免还是会有焦虑。

木兰:有没有想到什么好的方法来对这种担忧和焦虑呢?

Mary我的应对方式就是去祈祷。很多人都会觉得,祈祷并不能帮我们马上解决一些问题,也不是立刻改变什么。但我祈祷不是要天主帮我改变环境啊什么的,而是让我在祈祷的那个当下能体验到天主跟我在一起,感受到祂的爱,祂不离不弃的带领我。在这样不断的祈祷经验当中,会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回归到祂面前,在祂内获得力量,改变我面对事物的态度。我也经验到祂应许的真实,因为祂是生活的天主,所以她应许会照顾我们的日用食粮是真实的,只要我们先追求天主的国和祂的义德,其他的一切祂自会加给我们。我们有时候会想为天主服务,但又物质生活担忧,其实是没有必要的。我已近经验过了祂的照顾,祂给的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我看起来一无所有,但又一无所缺。除了祈祷之外我也有参加我们小团体的聚会分享,团体中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大家的追求一样,可以从彼此身上得到支持。在每次的聚会当中都能看到是天主亲自带领,让我们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生活的挑战时都能得到帮助,让我们在生活当中建立对祂的信心。

木兰:很感动,您有这样的伙伴在一起彼此扶持,志同道合的伙伴很重要,大家的眼光都是看向天主的,方向是一致的,彼此是对方感受到天主爱的渠道,有这些伙伴的陪伴,您的服务依然会充满力量和激情。回头去看您这十年的生活,您觉得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Mary很感恩,天主赏赐我的是莫大的福分,让我体验到祂应许的丰盛的生命。然后我最想说的就是,这样的十年让我的青春无悔。我这十年虽然和其他的同学不一样,我失去了像他们一样在社会工作中成就自己的机会。但天主却开启了我的双眼,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我认识到自己真实的身份,和天主建立了亲密的关系。这也许就是天主让我体验到了祂藏在我内的宝藏,开启那份宝藏的钥匙就是祂放置在我心中的那份渴望。天主给我信心和勇气去追随自己的渴望,也让我打开了那个宝藏,带我去领略那份美好。这十年的经验也让我能更好的活在当下。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提醒我去仰望上主,满怀希望。我当年去服务的时候,一方面是因为渴望,另一方面其实我是感受到这个社会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就是有一种无意义感,有点消极。可是,现在我再去看的话,眼光就不一样了。我能发现更多的美好和在社会和生活实践中的意义。尤其是愿意通过自己能让这个世界,最起码是自己生活的这小小的空间变得更美好。我也更容易能够看到天主对每一个人的祝福,认识到祂创造我们的本意,祂是出于爱创造我们,我们能做的就是以爱还爱。

木兰:突然想到圣经里耶稣说的一句话:“玛利亚选择了更好的一份”,我们都需要静静的待在天主身边献上祈祷和聆听天主声音,才有力量进入这个世界,让身边的人感受到天主。您真的很有勇气,单纯信赖的人才能看到天主的恩赐,听到祂的召叫并坚定的跟随,这也是天主特别的恩宠。非常感谢您的分享!

Mary:感恩,谢谢你让我今天这段时间这么有意义。

写在后面:

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一份来天主的使命召叫,我们想什么时候面对这份召叫呢?或者说我们想什么时候去答复这份召叫呢?

(Visited 1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