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讲道台 】65|四旬期第四主日证道

真理 文化 Byzhenli, 真理文化

【真理讲道台 】65|四旬期第四主日证道

 

读经一(天主的子民进了预许之地,过逾越节。)

恭读若苏厄书 5:9,10-12

读经二(天主在基督内使世界与自己和好。)

恭读圣保禄宗徒致格林多人后书 5:17-21

恭读圣路加福音 15:1-3,11-32

那时候,税吏及罪人,都来接近耶稣,为听他讲道。法利塞人及经师窃窃私议,说:「这个人与罪人交往,又同他们吃饭。」

耶稣于是对他们设了这个比喻,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那小的,向父亲说:父亲,请把我应得的一份家产,分给我吧!父亲于是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天,小儿子把所有的一切,都收十起来,就往远方去了。他在那里荒淫度日,耗尽他的钱财。

「当他把所有的,都挥霍尽了以后,那地方正遇着大荒年,他便开始穷困起来。他去投靠当地一个居民;那人打发他,到自己的庄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吃的豆荚,来果腹,可是,没有人给他。

「他反躬自问:我父亲有多少佣工,都口粮丰盛,我在这里,反要饿死!我要起身,到我父亲那里去,并且要给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请把我当作你的一个佣工吧!他便起身,到他父亲那里去了。

「他离的还远的时候,他父亲就看见了他,动了怜悯的心,跑上前去,拥抱他,热情地亲吻他。

「儿子向他父亲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

「他父亲却吩咐自己的仆人,说:你们快拿出上等的长袍,给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给他穿上鞋,再把那只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应吃喝欢宴,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了。他们就欢宴起来。

「那时,他的长子,正在田里。当他回来,快到家的时候,听见有奏乐及歌舞的声音,于是叫一个仆人过来,问他这是什麼事。

「仆人向他说:你弟弟回来了。你父亲因为见他无恙归来,便为他宰了那只肥牛犊。长子就发怒,不肯进去。他父亲于是出来,劝解他。

「他回答父亲说:你看,这些年来,我服事你,从未违背过你的命令,而你从未给过我一只小山羊,让我同我的朋友们欢宴;但你这个儿子,同娼妓耗尽了你的财产,他一回来,你反而为他宰了那只肥牛犊。

「父亲给他说: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只因为你这个弟弟,死而复生,失而复得,我们应当欢宴喜乐!」──上主的话。

——基督的福音

证道:

四旬期第四主日的读经邀请我们悔改并彼此宽恕。福音中记载的,是主耶稣讲的最感人的一个比喻,也就是浪子回头的比喻。小儿子厌倦了家里的生活,要出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能是因为他觉得家里没有发展空间,好像出去了才能有丰富的生命;也可能是他受不了父亲的权威,也厌烦了哥哥的说教,想要出去过完全自由的生活。他向父亲说:“父亲,请把我应得的一份家产,分给我吧”。父亲知道强留不住他,便毫无保留的把他应得的一切给了他。之后,小儿子便去了远方,同时也开启了与自己真实身份相决裂的过程。他毫无收敛地“荒淫度日”,毫无顾忌地挥霍他的一切,真正过上了完全自由的生活。然而,最后他所追求的“完全自由的生活”欺骗了他;因为“完全自由的生活”没有给他丰富的生命,反而使他沦于“穷困”,丢掉了所有的尊严,以放猪为生(放猪在犹太人看来是不能再羞耻的工作了),只为谋得猪吃的豆荚果腹。

耻辱和饥渴打开了他的眼睛,“他反躬自问”的时候,发现自己生命的罗盘,原来一直指着家的方向;只有在那里,他才可以吃饱并活下来。经过一番“反躬自问”,他最后寄希望于家里的父亲,决定回家,并自言自语道:“我要起身,到我父亲那里去,並且要给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也就是说,是父亲的慈悲鼓励了他,使得他从耻辱的泥潭里逾越了出来,并给了他回家的勇气。所以,从本跟上讲,悔改的路就是回家的路。小儿子知道,他回家不是带着光环,而是带着耻辱,他自觉不配再称作父亲的儿子了,他自言自语说:“我不配再称作你的儿子了;请把我当作你的一个佣工吧!”于是,他因着父亲的慈悲,内心燃起了希望,虽然带着耻辱,仍然坚毅地走上了回家的路。

他离得还远的时候,每天盼着他回家的“父亲就看见了他,动了怜悯的心,跑上前去,拥抱他,热情地亲吻他”。父亲的拥抱是他熟悉已久的,在以前的他看来,父亲的拥抱跟父亲的权威一样,都是是一种担子,一副背不动的扼,无时无刻不在限制者他的自由;然而,现在他才认识到,父亲给他背的扼,根本不是重担,反而就像父亲的拥抱一样,是他享有真实身份的保障,也是他真实身份得以复原的媒介。所以,拥抱并亲吻他的父亲,在儿子还没有说出来认自己做佣工的时候,就还原了他儿子的真实身份,急促地吩咐仆人说:“你们快拿出上等的长袍,给他穿上,把戒指戴在他手上,给他穿上鞋,再把那只肥牛犊迁来,宰了;我们应吃喝欢宴,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生,失而复得”。确实,天主在第一篇读经中,对若稣厄所说的,在小儿子身上实现了,在他回家的那一天父亲由他身上,洗掉了他在远方的耻辱;他在路上赖以行走回家的希望就是路上的玛纳,他再一次吃上父亲的宴席时,回家的希望也就消失而变成了现实。

家里欢宴庆祝的时候,大儿子从田地里回来,得知家里发生的事之后,“就发怒,不肯进去。他父亲于是出来,劝解他。他回答父亲说:你看,这些年来,我服侍你,从未违背过你的命令,而你从未给过我一只小山羊,让我同我的朋友们欢宴;但你这个儿子,同娼妓们耗尽了你的财产,他一回家,你反而为他宰了那只肥牛犊。父亲给他说:孩子!你常同我在一起,凡我所有的,都是你的”。是啊,父亲的一切都是他的,父亲什么时候没有给过他一只小山羊呢?他一直都是儿子啊,一直同父亲在一起,服侍着父亲。然而,他怒父亲对弟弟的好,他也怒自己一直都服侍了父亲,可能他内心也怒没有像小儿子一样出去疯狂、自由。他的怒显露出,他没有理解,小儿子的疯狂其实是痛苦;反过来,他也没有体验到,作为儿子原来是那么的幸福。这并不是说,他也应该像小儿子一样先出去自由自由,然后再回家;而是说,他也应该走他自己回家的路。他虽然一直在家,却一直活的像仆人一样;他也应该悔改,回归做父亲孩子的喜乐。所以,缺乏悔改的大儿子,在家却没有在家的喜乐;现在,自己不宽恕弟弟,更是让他有家却不想进家门了。

悔改是回家的路,彼此宽恕却是进家的门。天父早已翘首以待。只有悔改和宽恕能使我们认识到,原来我们不是奴隶、不是佣人,而是天主的子女。这一切都已经在主耶稣基督内得到证实了。所以,深知天父心意的圣保禄,在第二篇读经中,深情地说:“我们是代基督作大使了,好像是天主藉着我们,来劝勉世人。我们现在代基督请求你们:与天主和好吧!(也彼此和好吧!)。” 阿门!

(Visited 123 times, 1 visits today)
真理文化